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当投资逻辑改变时:多些思考 少些经验主义

2011-12-05 14:33:30 作者: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作为一名合格的全球资产管理人,我们经常会跟客户强调,“过去的业绩不能代表将来”。而如今,过去的投资逻辑也开始不靠谱了。

中华PE:

国泰基金总经理助理 张人蟠

作为一名合格的全球资产管理人,我们经常会跟客户强调,“过去的业绩不能代表将来”。而如今,过去的投资逻辑也开始不靠谱了。

以往,因为宏观经济的历史背景和市场的历史表现是我们唯一可知、可分析、可研究的,所以我们常常试图从历史的数据里寻找答案,并将其应用在未来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市场环境中,每次交易前总祈祷在历史重演中获得收益。

但在如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和市场环境中,那些经验主义者可能要失望了。

2008年的金融危机引发了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萎缩,发达国家成为了重灾区,经济萎缩带来了大批失业、企业倒闭和市场的大起大落,但更严重甚至是致命的是它暴露出了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

以美国为例,这个我们眼中的世界经济引擎的结构性问题暴露在了住房、就业、公共财政和政治领域,而一向“严谨”的欧洲诸国的结构性问题体现在了欧元机制之上,发展中国家中,中国的结构性问题主要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和政府投资与内需间的不平衡。

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需要结构性方案去解决。但是结构性方案通常需要付出短期代价,甚至是很痛苦的代价,但显然西方发达国家的执政党们不愿意承担短期痛苦所带来的政治代价而避重就轻地用短期刺激方案去解决结构性问题。

这种避重就轻的非常识性解决方案正在加剧经济结构性问题的突变,西方社会的政治和经济正面临自二战以来最为错综复杂的挑战,那些经验丰富的投资家们一觉醒来时发现今天的交易逻辑已经没有历史上的先例可寻:谁会想到美利坚帝国的国债会面临降级风险?谁会想到欧元区这个精英俱乐部里会有成员国面临债务偿还困难?谁会想到西方的政治体制和党派间会变得如此对立和水火不容?

一系列问号所带给我们的思考是:作为投资管理人,我们的工作更主要的或许是判断经济和市场可能出现的变化,而不是应该出现的变化。

过去我们对成熟市场的宏观研究只需着重于经济周期和央行利率政策,而如今我们面临的是发达国家整体国家信用评级下滑趋势;美国政治党派的对立对峙急剧加深,一些政治家甚至愿意用国家信用评级降级为要挟来达到其政治目的,这也导致了发达国家的汇率波动和风险的明显加大。

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新兴市场经济的领头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人均GDP的增长和财富的积累,同样将会面临着更高的结构性通胀风险。从2009年全球经济开始复苏以来,65%的全球经济增长来自于新兴市场国家,但高增长背后的代价是导致全球自然资源供求严重不平衡的高能耗。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上升加大了全球经济滞胀的风险。

面对这些结构性的挑战和矛盾,我们深感危机四伏: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和错综复杂的宏观环境,让大家对于未来预测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可见度越来越短。对各大经济体从乐观到悲观的预测就可在短短一个月内发生。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坏的时代”出自狄更斯《双城记》里面的经典诠释了当下的投资环境:一方面宏观分析和判断在投资组合的管理中越发重要,另一方面宏观分析和判断的难度不断加大。这时候,优秀的投资管理人就应该在能见度低时,保持充分的投资组合灵活性去面对可能突发的结构性矛盾;在能见度高时,坚持自己的判断,充分地去捕捉结构性的投资机会。

最后,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机会永远是伴随着风险而来,只有对全球经济的矛盾与挑战有充分认识,我们才能在这场投资游戏里不被“三震”出局,为投资人带来相对稳定的投资收益。
 

关键词:投资逻辑改变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