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中国五大软财富领域或即将爆发

2015-12-23 15:05:45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影响一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关注视角不同会作出不同判断。

中华PE:

影响一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关注视角不同会作出不同判断。

经历五年下行,如果要使中国经济恢复增长的动力,开启经济增长的新周期,必须从供给层开启结构性的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近期成为经济改革领域的高频词,也成为最高经济决策机构,在宏观调控方面的一个新的思路。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着劳动力供给量减少,劳动要素成本上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产业结构的不合理以及资本投资效率下降等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供给侧改革是决策层对当前中国经济开出的一剂新药方,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来促进经济发展。

那么,未来的新需求和新供给在哪里?

知识财富

最几年的两大现象引人深思。一则是香港高校招收内地高考尖子;另一则是关于所谓的“第三波移民潮”——越来越多中国的富有中产阶级,通过技术或投资移民等方式,前往欧洲、北美等发达国家居住。

前者属于知识移民,后者属于财富移民。换句话说,知识和财富从中国“退出”而进入了另一些国家。

1970年,当代政治经济学家赫希曼(AlbertO.Hirschman)发表了一部题为《退出、声音和忠诚:回应公司、组织和国家的衰落》的著作。在这本著作中,赫希曼讨论了公司、组织和国家是如何衰落及防止衰落的几种途径。

根据他的研究,组织衰落的主要原因在于失去组织成员的“忠诚”,即如果组织成员“退出”了组织,那么组织必然衰落。

如何保持组织成员的忠诚?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撰文认为,有两种途径。一是组织为其成员提供满意的服务,二是容许组织成员发出“声音”,批评组织的不足,从而令组织改进其服务。

但如果组织不能为其成员提供满意的服务,或者在组织成员不满的情况下不容许发出“声音”,或者在组织成员发出“声音”后服务依然得不到改善,那么组织成员就会选择“退出”。一旦选择了“退出”,那么组织的衰落将变得不可避免。

简单地说,目前出现的知识和财富的“退出”潮反映出来的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就是人们对“声音”机制的效用已经失去了信心,开始选择“退出”机制,也就是日常人们所说的“用脚投票”。

最近几年教育移民的发展表明,越来越多的高考尖子毫不犹豫地选择“退出”中国高教体系,到海外寻找他们认为是名副其实的高等教育。另外,这些年每年都有数万人“退出”高考,即不参加高考。这两方面的情形清楚表明人们对中国教育体系的高度失望。

对中国教育制度的不满,这些年社会上的“声音”不可说不大。但是,这些“声音”显然并没有发生作用。每次改革总是被既得利益所操纵,成为他们追求私利的机会,从而恶化教育体系。在“声音”不发生效用的情况下,人们很自然作“退出”的选择。

财富的“退出”也有几乎同样的背景。历史上,移民的大多是社会的底层。但这一波移民的主体则是(上层)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作“退出”的选择,也同样说明了这个群体对有关现存制度体系正在失去信任。

中产阶级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这个群体的“退出”很难理解,因为中国是当今世界上少数几个经济发展强劲的国家。从发财致富的角度,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作“退出”的选择。实际上,很多作了“退出”选择的人仍然离不开中国。只不过是今天赚了钱,明天就存到海外。这表明他们对有关体制毫无信任感。

根据赫希曼的研究,如果人们选择“退出”,那么结果就是“声音”的消失,而“声音”消失的结果,就是体制改革压力的消失,这样一个体制就会走上衰落的不归路。

简单地说,随着知识和财富的“退出”,中国的内部改革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和其它社会一样,知识和财富是中国社会最有能力发出“声音”的两个群体,一旦这两个群体选择“退出”,改革必然缺乏动力。

文化财富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国家文化软实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主任、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张国祚表示,经济可以使我们和延带的“一带一路”这些国家手拉手,但是只有文化才能和所有的国家心连心,而这个文化就是软实力。

张国祚认为,在“一带一路”中文化软实力要发挥先行的作用。因为要和“一带一路”周边这些国家构造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要实现和平、合作、和谐、共赢,必须在国与国之间建立一种友好的关系。彼此之间要有情感认同,才能交朋友。

张国祚说,习近平提出亲诚惠容的理念,其实就是指发展文化软实力。只有文化软实力得到人家认可,“一带一路”才能受到各国欢迎,才能掌握国际话语权。

金融财富

中国经济正在从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转型,为了适应这种改变,我们的金融体系也在发生变化。包括央行大力推动金融自由化,包括利率自由化,存款保险制度的退出等,以及中小企业的融资和个人理财。

以前中国人不重视理财,认为把钱存银行最保险,但是现在存银行是亏钱。而且推动消费,必须先让老百姓手里有钱,所以现在就需要理财了。

另外一方面是随着技术进步,移动互联、云计算和大数据在重构做金融的方式,这些将促使新的金融体现产生,也就是我们说的新金融。

新金融将对中国人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我们以前一说金融就觉得很高大上,是有钱人才能玩的东西。现在在互联网的影响下,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甚至是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参与金融运作,这就是普惠金融,符合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

推动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将主要有三个方向,就是消费、投资和技术。其中消费将由投资带动。而“互联网+”代表了最新的技术,也在渗透每个行业,与之匹配的就是以新技术为基础的大众金融、普惠金融和消费金融。

信息财富

信息化是当今时代发展的大趋势,代表着先进生产力。信息化时代按照托夫勒的观点,第三次浪潮是信息革命,大约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其代表性象征为“计算机”,主要以信息技术为主体,重点是创造和开发知识。

随着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的衰落,人类社会正在向信息时代过渡,跨进第三次浪潮文明,其社会形态是由工业社会发展到信息社会。第三次浪潮的信息社会与前两次浪潮的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最大的区别,就是不再以体能和机械能为主,而是以智能为主。

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进入21世纪后,信息将成为第一生产要素,同时将构成信息化社会的重要技术物质基础。

工业社会的庞大结构将解体,然后将集中进行调控,分散在各个销售市场进行生产,这就是当前进展最快、影响重大的经济全球化趋势,并在该趋势推动下出现难以估量的跨国企业。这一切,都将依赖一种极其重要的生产要素--信息。

因此,各国朝野、企业家、科学家等有识之士无不在追求拥有一个理想的信息资源库。如今,各国大建信息高速公路,电脑广泛普及,这就给形成全球性的信息库和信息交换中心奠定了可靠和重要的技术物质基础,这个信息库和信息交换中心就是全球互联网。

为何将互联网称为信息库和信息交换中心?这是因为它具有潜力无穷的信息索取和信息交换两种机能。

如今,进入互联网已很简单,只要一台电脑、一个调制解调器和一根电话线,经向地区互联网服务中心申请就可加入互联网络。

将互联网喻为全球信息资源中心并不为过,而且该中心对国际政治、经济、科学、教育乃至人们的生活行为都将产生日益重要的影响,这种影响带来的结果将难以预料。

其他的社会服务业

毋庸讳言,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新旧动力交替的压力和挑战,传统的经济增长主动力——工业引擎显著减速。10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增速较9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1-10月份,同比增长6.1%,增速较前三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比回落2.3个百分点。前三季度,第二产业占GDP比重更是下降到40.6%。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第三产业已经悄然替代了第二产业的角色,扛起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大旗”,成为稳增长、调结构、保就业的强劲“火车头”。

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同比增长8.4%,比第二、第一产业分别高出2.4个和4.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51.4%,占比过半,高于第二产业10.8个百分点,比上半年49.5%高出近两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高出2.3个百分点。

在促创业、保就业方面,服务业充分发挥了创业、就业“蓄水池”和主阵地的作用。

近几年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增加值每增长1个百分点能创造约10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去年全国新登记注册第三产业企业的数量为287.42万户,占新登记注册企业总数的78%以上。这也是在当前经济增速下行的情况下并未出现大量失业现象的重要原因。

当然,服务业的加速发展也非一日之功,而是逐渐推进的过程。2012年,第三产业增速“追平”第二产业,但占GDP的比重依然略低于第二产业。

2013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8.3%,增速快于第二产业0.5个百分点;占GDP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达到46.1%,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一大标志。

2014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再次超过第二产业,占GDP比重达到48.2%,高出第二产业5.6个百分点。服务业成为调结构、稳增长的一个重要支撑。

总体来看,服务业呈现出稳步发展的态势,中国经济结构由原来的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的趋势更加明朗。

文章来源:“商业见地网”微信公众号,腾讯财经已取得授权,再次转载需得到原公众号授权

关键词:中国领域财富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