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谁能想到,中国第一个赢利的互联网公司竟然是它……

2017-10-10 11:02:30 作者: 来源:商业人物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十一年前鲍岳桥卸任CEO,刚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就曾明确表示不投游戏。到了2013年,还有人在微博上@他,介绍在车库咖啡里发现的游戏团队,鲍岳桥回复,“除了游戏基本都看:)”,还礼貌地加上了一个已不常见的符号表情。如今,竟仍有人向他推荐自己的游戏项目,他已不再回复了。

鲍岳桥对游戏的感情有点复杂,他是中国第一个游戏平台联众的创始人,早年有不少人是为了在联众上玩游戏才买的电脑,联众及鲍岳桥这个名字在“老中关村”群体里颇有些份量。联众以棋牌类游戏起家,之后没能抓住时机在网游领域占领一席之地,鲍对此表示过后悔之意。所以拿游戏项目给他看的人不少,奈何他唯一不“染指”的就是游戏。从联众辞职之后,做天使投资人之前,鲍岳桥还做过一起学习网——“所有的人看上去都知道它就是一个学习的平台,但是小孩的感觉会不一样,小孩感觉是在玩,大人看起来就像是在学习。”这两年他又出来做了“乐教乐学”,宣称要用游戏的方法,让孩子像对游戏上瘾一样对学习上瘾。他自己只玩围棋游戏,“这个游戏不算网游”,鲍说。 

鲍岳桥有“中国IT界最具悲剧色彩的英雄”之称,Windows操作系统之前,据说中国有95%的计算机使用者都用他写的UCDOS系统,通过UCDOS,才能进行汉字处理在电脑上办公,“中文系统最后的疯狂”。那他真的是个技术天才吗?

鲍生于1967年,浙江余姚人,大学读的是杭州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读书期间喜欢下围棋,也喜欢计算机。80年代的大学生如果想要在电脑前多呆会儿,得省吃俭用,鲍岳桥为了争取更多的上机时间,跟机房管理员套近乎,到了大四,他就成了机房管理员,名正言顺地坐在电脑前练习编程。

89年毕业,鲍被分进了杭州一家橡胶厂的电脑中心,在那儿他开发了汉字操作系统PTDOS,用自己一年多的工资为系统登了报纸广告后,他赚了两万元,93年去了北京。

据林军的《10亿美金教训之联众》里描述,一位联众早期员工回忆,在NT系统下,鲍岳桥通过代码优化,达到了十倍于普通线程访问的速度,令当时技术研讨会上的圈内人惊叹,以至于微软中国的工程师慕名前来——他们没想到自己的产品居然有这种“极限效果”。那时候带宽紧缺,即使前两次升级时因大量下载造成线路瘫痪,联众的系统也基本顶住了早期用户疾速增长带来的压力。服务器也只一台,就放在北京电报局的大楼里,隔壁是搜狐的服务器,那几年的搜狐、新浪、网易都和联众一样,只有一台服务器。

系统是他与简晶、王建华二人一起搭建的,简晶设计游戏,王建华负责服务器编程,鲍岳桥开发游戏大厅。他们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框架设计,鲍岳桥认为那个框架从一开始就考虑得很完善,之后几次升级基本再无改动。可三人谁没有预料到联众之后的火爆程度。

联众新世界

1998年6月4日,联众游戏测试版上线围棋、象棋、升级、桥牌等棋牌游戏,北京马连洼的小办公室里,经常出现联众三个创立者陪一个玩家打牌,或一人假扮三个玩家陪玩的情形,那时的首页上还贴过这样的通告:请大家集中在中午过来,这时人比较多,联众公司人员也在。半个月后,东方网景在首页为联众开通做了预告,之后三人开始在BBS上发广告帖,至此联众玩家终于能坐满8张桌子了。

2017101010250704704.jpg

转机来自名人效应, 联众请来了围棋运动员方天丰,可线上玩家半信半疑,鲍岳桥只得与面对面的方天丰在网上下棋,方让7子,鲍赢。观战玩家发表意见:不是鲍岳桥下得好,而是“所谓”的方天丰下得太差。言下之意这是个假方天丰。方又跟联众公认的围棋高手下,方让4子,赢了。线上玩家们沸腾了。

之后马晓春、胡晓玲、余平等围棋名人都受邀来联众下棋,时间长了甚至发展了自己的线上弟子,其中马晓春还想在联众网站的围棋俱乐部下指导棋,授课赚取酬劳。

后来中公网主持收购联众的谢文评价道:“联众游戏是当时最早,也是最火的网络游戏。现在总结看,当时联众一大特色是玩家之间可以聊天,还有BBS、网站,平时搞了很多线下聚会和联谊等活动。”

继上线当年年底同时在线的人数达到1000,注册用户超过5万后,1999年5月,联众同时在线人数达到5000人。这个数字是团队预计的五倍,联众成了中国第一大的网上游戏平台,把竞争对手甩在身后。2000年,联众的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二百万,占有在线棋牌游戏市场的85%以上的市场份额。

暴风冯鑫后来回忆:当时在联众投游戏大厅弹出广告,点击率有过20%多的时候,当时那个爽!

联众创立初期,跟江民公司创始人王江民借过50万元,后来很快就还上了。2010年4月4日,王江民过世,追思会上鲍提起借钱时王江民的表态:如果你们失败了,这个钱我也不要了。

1999年5月20日,联众诞生一年左右,中公网用500万元买下了其79%的股份。这个成功的消息当时占了不少纸媒的版面,也让更多人知道了联众,这之前鲍岳桥曾跟其他感兴趣的买家要价600万而未卖出。一星期之后,竟有人找过来,愿作价3000万元购买。中公网背后的海虹股份因为间接收购了联众,与亿安科技、四川湖山等成为优质网络股,股价飙升,形成了当年的“519”现象。

联众最早的收入来自电信的分成,电信通过统计每个用户在联众停留的时间,按照累计值,分账给联众。鲍岳桥对媒体说:“那时候新浪等门户网站都是赔钱,我们还是有收入的,北京电信ISP收入10%都是我们贡献的,分账的时候我们一年分好几千万。”

会员费是从运营第三年开始收的,同年联众开始在搜狐、FM365、和讯等网站上架设自己的棋牌频道。中公网加入后,市场部新增了Banner广告和冠名游戏赛事等业务,当时的吉尼斯记录,一万两千名玩家参与的中韩在线围棋赛(China-Korea Online Go Tournament)也是在那时期举办。到2004年6月,收入占比最高的是广告,联众的利润达到了1200万元。

就怪腾讯?

马云的西湖论剑始于2000年,论到第三年时候,三大门户网站的领导都没来,只来了位居“二线”的“五小龙”:马化腾、周鸿祎、梁建章、甄荣辉和鲍岳桥。就是在那次峰会上,马化腾第一次见到了腾讯日后的敌人周鸿祎,而鲍岳桥也见到了自己日后要对媒体“声泪俱下”控诉的敌人马化腾。

20171010102642924292.jpg

外界认为如果ICQ不算,那么联众就是第一个被腾讯强势打压的互联网公司。

2003年8月,QQ注册用户数为2亿的腾讯发布QQ游戏。一年时间,联众中国第一休闲游戏平台的地位就被QQ游戏取代,加上盛大、网易的入局,联众的网络游戏市场占有率降至1%,早已不是“北联众,南边锋”的格局了。

“从QQ游戏平台上线那天起,联众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QQ游戏公测版发布时,鲍岳桥发现其界面、提示语、功能设计、甚至LOGO都与联众非常相似,他即赴深圳约见马化腾和时任腾讯首席运营官的曾李青,欲寻求合作,但二人并未露面。“当时的危机意识并不强,联众几乎没有采取任何的抵抗手段,谁也没有意识到QQ游戏会一下子火起来,”最初鲍岳桥提防的是微软,“没有想到是腾讯。”

直至2005年联众推出的疯狂麻将、疯狂斗地主等新产品为其带来40%收入增长时,QQ游戏也紧随其后推出了疯狂系列。

后来鲍岳桥做天使投资,表示过这样的投资原则:“只做腾讯不会做、不能做的项目。”再后来的投资人看项目,这成了一个必问问题:如果BAT要做你做的事情你怎么办?

可联众的没落,只怪腾讯吗?

联众也曾做过IM软件,2000年,GICQ的推出方式是与联众游戏功能强制捆绑,用户在论坛上抗议,凭什么下载GICQ才能玩游戏?三位高层讨论后做了让步,强制捆绑变成自主选择。后来GICQ只是成为了联众内部的沟通工具。QQ游戏推出时,逻辑却变成了只要你有QQ,就可以用QQ玩游戏。

2001年互联网免费的环境逐渐形成,而联众却加大了收费力度,老用户们纷纷抱怨:联众金钱至上,任何问题,甚至基本功能都需要花钱来解决,用户体验却不提升。由此用户分流,部分转去腾讯。另一说是,相较于QQ,联众的用户普遍更为高端,所以一开始,腾讯并没有抢走联众的用户,因为腾讯休闲游戏用户持续增长期间,联众用户数据几乎未受影响。

虽有媒体说鲍岳桥“声泪俱下”地控诉腾讯,可鲍也说过:“联众在过去忽略了对休闲游戏的研发投入和创新,同时也没有把握住大型图形游戏的发展机遇,以至于没有在后来十分赚钱的大型图形游戏上有所作为。”

后鲍岳桥时代

简晶和王建华是在2003年1月向董事会提出辞职的,2006年底,鲍岳桥也辞去了CEO职位。中间4年,联众经历了出让股份给韩国企业、进口大型多人网络游戏失败,作为最大的社区错过了网游、错过了即时通讯,拆分上市的计划也未能成功。

20171010102663776377.jpg

鲍岳桥在离开之前的一年里,作为联席CEO剃光头明志,开了以“变”为主题的发布会,更换了联众的LOGO和吉祥物,开展增值业务,包括联合TOM在线运营彩铃,在卓越网出售点卡、道具等业务,搜索外包给了雅虎中国,广告交给了广告公司。借着那年超级女声的火热,联众请周笔畅牵着新吉祥物为其造势。

作用似乎不大,2014年年中联众还有超1亿注册用户,53万人同时在线,600万美元的净利润,2017年联众的收入是1.5亿元,但是利润仅10%左右。信任问题、主导权问题、水土不服问题导致公司战略不能达成一致,团队禁不住内部消耗,在人员动荡的过程中与诸多机会错身而过,仅仅扮演了一个参与者的角色,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联众2009年总营收2489万元,净亏损1431.8万元。

2010年12月,北京伟德沃富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了联众原控股股东韩国NHN集团和海虹所持股权,联众完成MBO,再次成为本土游戏企业。时任CEO伍国梁表示此后联众只做一件事——回归棋牌主业,重新出发。

第二年,联众游戏对外宣布,鲍岳桥先生正式回归联众游戏董事局担任董事,但是不会参与具体业务的运营。2014年6月,联众赴港上市。

如今的联众,在伍国梁的带领下,更像是一家擅长智力运动的体育公司,旗下拥有世界扑克巡回赛、智力运动品牌WPT,还入股电竞项目网鱼,两年前更是获体育之窗及其控股子公司13.8亿港元入股。

而鲍岳桥最近一次出现于公共视野,是今年五月份,他端着白酒杯,在老友会上讲述自己惊险的越野经历,他五十岁了。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更多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