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VC实录:创投圈深埋种族歧视,“有色人种”融资难于上青天

2018-01-04 11:15:5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Steve Case 的Rise of the Rest种子轮基金旨在促进“飞越之地”的初创企业数量增长。不过相比地理位置,种族往往会带来一个更残酷的分界线。

中华PE:

 在J.D. Vance出版其畅销回忆录《Hillbilly Elegy》的20年前,哈佛社会学家William Julius Wilson就给自己写了一首挽歌。

“20世纪60年代后期,但是观察城市变迁的人,鲜少有人会预测到社会制度大范围的分崩离析以及社会混乱的急剧增加。这不但席卷了贫民区,还延伸到了那些原本稳定的社区。”Wilson在1996年的作品《当工作消失》(When Work Disappears)中这样写道。尽管他很清楚地表示这些地区并不单一,但是大部分他描述的社区主要都是由非裔美国人组成的。他将这些社区称作是“无业黑种人贫困地区”。

当然,Vance的那本《Hillbilly Elegy》描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口群体:“数百万处于工人阶级、拥有爱尔兰血统、没有上过大学的美国白人”。或者按照他更为直截了当的话来说,就是“乡巴佬”。

\

从Steve Case的投资公司Revolution在12月宣布成立1.5亿美元Rise of the Rest种子轮基金来支持硅谷以外的初创企业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两本书——以及Wilson和Vance分别写的两个群体。Vance之前也在风投行业工作过,他于去年早些时候参与管理Case的运营并且担任这笔基金的管理合伙人。

就Vance本人来说,这笔基金是用来帮助复兴“铁锈区”(美国内已陷入经济困境的老工业区)的经济。该地区数十年来一直饱受制造业衰败的困扰。他不仅是想激励中心城市新企业的发展(这也是Revolution一直以来的工作重心),还希望这些进步能够惠及农村地区和小城镇,比如说俄亥俄州的米德尔敦。这也是Vance的故乡。

“更加强大而稳健的创业生态系统能够为该地区带来大范围的连锁效应。中心城市会吸引新的创业人才,而其他企业以及服务也会大量涌入。”Vance告诉我说。

这是一个很明智的策略。在经济扩张期间,初创企业以及年轻、快速发展的公司为美国创造出了大量的新工作机会。通过向“飞越之地”投入更多资金来促使创业——再加上增加教育和培训方面的投资、提高薪资并且强制性改善工作好坏的标准——这将成为帮助贫困人民脱贫致富的有效工具。

不过有一点仍要记住,尽管地理位置将美国分成了不同区域,但是肤色往往会带来更加残酷而分明的分界线。美国新经济思维基金会(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的一篇研究指出,中产阶级就业机会的减少给黑种人以及拉美裔美国人带来的影响远超过白人。

Vance很快又指出,当他和Case在国内四处活动时,他们碰见了很多有色人种的创始人并为那些正在海岸间扩大企业规模的创始人提供了资金支持。事实上,这趟Rise of the Rest行程带他们到了底特律以及其他黑种人和棕种人聚集的城市。Pitch比赛的胜者来自于不同种族、不同性别。

\

“新兴公司背后的领导者们最终将会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诞生的最为多样化的一个首席执行官群体”。Case在他自己的书中《第三波:一个企业家对未来的憧憬》(The Third Wave: An Entrepreneur’s Vision of the Future)这样写道。

但是,歧视问题却带了很深的隔阂。白人工人阶级已经是很艰难了,可相比他们,黑人工人阶级还会承担额外的负担。

“直白点来说,我们的工人在找工作时会遭遇种族歧视。”全国黑人工人中心项目的执行理事Tanya Wallace-Gobern近期这样说道,“你无法摆脱。你也无法找到其他办法。这就是掠夺行为。”

去年,经济政策机构以及美国乐施会进行的分析表明,45%的拉丁美洲裔以及38%以上的非裔美国人每小时的薪资低于12美元。这样算来,如果是全职工人的话,那么他们的年薪就是低于2.5万美元的。白种人中,仅有27%的年收入在这个区间。

对黑种人来说,失业率如今是7.3%,拉美裔美国人的失业率则是4.7%。对于白种人来说,失业率为3.6%。过去60年来,黑种人失业率一直是白种人的两倍左右。不管黑种人教育程度如何,普遍模式依旧如此。

Vance对于那些因此感到沮丧以至于不再积极找工作、选择失业的人表示了担心。“让这部分人群重新就业,私营行业必须发挥作用。”他说道,“此举不仅是道德要求,它还可以帮助许多公司找到出色的员工。”

Vance强调的这种令人不安的趋势在白种人男性之间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尤其是那些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但是,在最佳工作年龄段(25-54岁)内、劳动力数量降低的人群中,黑种人减少数量是最多的。

初创企业作为解决方案

专业人士试图在美国黑人身上寻找解决方案,许多人都想利用创业需求——这和Vance的想法不谋而合,新企业的创建能够为社区带来积极的影响。

“改变代际财富以及境遇不平等的最大机会就是通过初创企业。”体育赛事门票在线市场Bandwagon的创始人Harold Hughes在十月黑种人天使科技基金的聚会上这样说道。

采取的其中一个方式就是1000万美元的Impact America Fund,这笔基金将用于投资致力于改善底层收入和中层收入社区的科技企业。尽管这笔基金大多都流入了黑种人建立的公司,其投资组合中也包括两个白种人创建的在线平台PawnGuru。相比传统途径,该平台可以更快更方便得购买、出售以及典当二手商品。

“事实上,当铺对于低收入社区来说是小额信贷服务的重要提供商,他们对于这一点理解得很细致。”Impact America Fund的一般合伙人Kesha Cash这样说道,“他们让信贷变得更加高效。”

采取的其他方式则专注于帮助少数族裔的创业者开始创业——这通常是最大的障碍。平均来看,和白种人企业家相比,黑种人企业家拥有的资产、财富以及可支配收入都更少。因此,他们能投资给自己企业的资金就很少,这也让他们很难获得信贷。

“大部分少数族裔企业面临的挑战就是取得申请银行信贷的资格。”底特律发展基金(Detroit Development Fund)总裁Ray Waters说道。这笔基金还管理着有色人种企业家贷款项目,基金规模刚扩大了三倍,金额超过1800万美元。

信任鸿沟

除了资金和信用缺失以外,还存在信任鸿沟。在企业机遇协会(Association for Enterprise Opportunity)的调查中,51%的黑人受访者表示他们觉得在金融机构遭受了不平等对待。而白人受访者中,只有26%传达了相同的观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抓住一个创意并将其变为一家企业近乎是完全不可能的。“有很多黑人企业家都没办法让企业走向风投融资轮,其原因在于他们甚至没有资金创办企业。”AEO的主席Connie Evans说道。如果风投真的想要促进黑种人企业的发展,那么它们就需要有意识地——走进社区并与它们达成合作。

强调非裔美国人面临的巨大困境并非是为了弱化其他人面临的难题。事实上,尽管他们的发现引发了不少争论,但是普林斯顿大学Anne Case和Angus Deaton带来的根本性观点是无可争辩的。有太多白人工人阶级正面临“绝望死”(即是当社会安全网受到侵蚀,阶级不平等扩大,年轻世代对未来不抱希望感到脆弱,而自我走向毁灭)——吸毒、酗酒或自杀导致死亡。他们表示,对于最高只有高中学历的白种人来说,现状的加剧将“逐渐扼杀他们的劳动力市场机遇”。

一直以来,虽然情况略有改善,但是在健康问题上,黑种人依然处于不利地位——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得不经常面临种族隔阂问题,这将带来极大的压力(此现象也被称作是John Henryism,即长时间应付心理紧张性刺激)。非裔美国人集中的贫困城市正在见证了杀人案数量的激增。据研究人员称,这是失业导致的。

教授的“迷弟”

值得称赞的是,Vance在讲述自身经历时从不会轻视其他人的体验。他在《Hillbilly Elegy》中写道:“这本书讲述的故事并不是关于为什么白种人相比黑种人或其他群体有更多要抱怨的内容”。在书中,他还提到了William Julius Wilson是自己的灵感来源。在九月布鲁金斯学会关于种族和阶级的谈话中,两人同台,他称自己是教授的迷弟。

最后,还要打破一种认知平衡:我们要意识到美国境内工人阶级的家庭都处于困境之中,但有色人种所在的社区却遭受着独有的困难。“这两件事都应当传达给世人——共性和差异——因为这是真实存在的。”加州伯克利分校劳动力研究和教育中心的副主席Steven Pitts表示。

这则信息也是Wilson本人在《When Work Disappears》一书中提到的。“美国境内种族隔离的程度不应当被弱化。”他写道,“尽管如此,强调种族差异还是会淹没这样一个事实——非裔美国人、白种人以及其他民族的群体都拥有共同的忧虑,他们都被许多相同的问题所困扰着。他们也拥有很多相同的价值观、志向和期待。”

不管你是白人还是黑人,衷心希望你可以带来足够多的亮色,创建一家新的企业。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更多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