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揭秘:最真实的投行鄙视链

2018-04-04 09:46:26 作者: 来源:华尔街见闻(wallstreetcn)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投行的全称是投资银行,按照这个词本身的含义,它所对应的是“商业银行”。但是当这个词被引入到咱们国内的时候,含义就变得比较狭窄了。

中华PE:

这,就要先从“投行”这个概念说起了:

投行的全称是投资银行,按照这个词本身的含义,它所对应的是“商业银行”。但是当这个词被引入到咱们国内的时候,含义就变得比较狭窄了。他就只单单代表证券公司里的投行业务,比如IPO,比如并购等等,因为我们跟日本一样,是把券商称作证券公司,而不是直接就叫做投资银行。所以,在国内我们说投行时,一般说的是券商所做的IPO等投行类的业务。

也许你要说,不对啊,在欧洲,很多商业银行也在做投行的事儿,像德银、巴克莱,既是投资银行,又是商业银行。说到他们啊,就必须要提到“混业经营”的概念了,这是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涉及到当今我们金融监管和金融发展的核心争论。但今天暂时不展开这个话题,在之后的课程中,有时间我会再给大家深入的分析。

投行业务分类

介绍完了投行的基本概念,那投行具体做的是什么业务呢?是不是做投行业务的就是投行呢?

这就要分清,狭义的投行业务和广义的投行业务,他们之间的区别了。

在这里,我必须要给大家强调一下,投行的内涵和外延,在不同的语境下,意义是不确定的。所谓狭义的投行业务,在国内特指券商所从事的投行业务,投行业务的承销商,必须由具有承销与保荐资质的证券公司来担任。通俗一点说,就是你想做投行业务,必须要先从监管那里拿到资质牌照,否则即便你有项目,也只能在业务背后做一个中介。

再来说广义的“投行”业务。如果你有个朋友说自己是做投行的,但一看他的名片,发现是在银行或者信托公司、甚至是什么VC的投行部,那他可不是骗子,他做的也是投行业务,只是和狭义的投行业务有所区别。比如说华兴资本这种精品投行性质的公司,如果他要帮客户在国内做一些投行类业务,那就必须通过他们新设立的华菁证券去做,否则他在中间就只能做FA,收点财务顾问费。

而真正的骗子投行,会怎么介绍自己呢,这个就五花八门非常有意思了,我曾经用自己的公众号,直接吊打过一家假的中金公司,后续真正的中金公司还为此事在官网上发布警惕声明,如果诸位有兴趣的话,下次专门和大家讲一期。

总的来说,国内的广义投行业务,主要包含这些细分领域:证券承销、资产管理、企业并购、风险投资等等,但这些包罗万象的投行业务,很多都不为人所熟知,大家心目中的投行,也许还是华尔街五大投行曾经的辉煌,以及好莱坞电影中,华尔街之狼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虽然贝尔斯登和雷曼兄弟的坟头草,都已经三尺高了,但只要投行的造富能力一日不变,我想,这里就永远是年轻人向往的职场去向。

由于狭义的投行,并不是指一个独立的法人主体,所以我们在国内比较各家投行业务的时候,其实还是在比较站在业务背后的,那些拿着投行牌照的证券公司。自然的,我们聊国内的投行江湖,聊的就是国内的券商江湖。

而在这个江湖中,那些已经拿到投行牌照的券商们,其实也分为了三六九等。

投行江湖的三六九等

在我眼里,江湖,之所以能被称作江湖,就是因为在江湖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门派,有少林和武当,也有魔教和邪教,还有着像六扇门一样奉旨练武的存在。

同样的,在券商江湖之中,不同类型的证券公司,就像众多风格不一的门派,有着三六九等的划分。 

比如根据股权性质的不同,国内的券商,就可以分为外资券商、合资券商和内资券商。也可以按照国企和民营这种性质去划分。

640.webp.jpg

咱们先来聊一聊,在券商的江湖中,外资券商、合资券商和内资券商,他们真实的生存现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大家都知道,不管是江湖还是庙堂,总少不了的一项活动,就是请客吃饭。特别是我们这种做投行业务的,身居江湖之中,却又总和庙堂有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吃饭应酬,已经变成了工作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有句老话说的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讲,工作,有时候还真就是请客吃饭。

说到请客吃饭,必然就要提到吃饭的场所—饭店了。虽说投行也是个乙方单位,但在面对审计、律师,包括一些客户的时候,有时候也能得到一些尊敬,收到各式各样的宴请。再加上我们这行儿,都是天南海北的出差,所以,除了酒店之外,我们在全国各地能体验最多的,就是各种不同风格的饭店了。

在我的眼里,饭店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会觉得非常的高档,高亭大院、小桥流水,别说步行来这吃饭了,你做出租车来的话,都不好意思让司机师傅把你送到门口。从装潢和服务的档次,你也能明白,收费肯定是低不了的。所以,很多时候,你会发现这些饭店里,服务人员的数量,甚至会远远大于当天就餐客人的数量。而通常会来这里消费的,也都是一些比较特殊的客人。

第二类饭店呢,是那种全国连锁性质的大品牌,装修虽然比不上第一类,但也都很高大上。特别是在饭菜的味道上、在饭菜的价格上,全国大多实行的都是同一个标准,能让请客的人和赴宴的人,心里都能有点数。自然的,这种类型的饭店,人气也要比第一类高多了。

至于最后一类饭店,那就是专做当地特色美食的馆子了。这些馆子有大有小,有的店装修的非常豪华,即便拿去跟第一类饭店相比,也是丝毫不差。有的店呢,可能在装修上就差点意思,看着就像郊区的农家乐一样,客人来了的话,甚至点单上菜都是老板娘亲自出马。包括各家饭菜的价格,相差也很大,有的收费比第一类饭店都贵,有的可能连张像样的菜单都没有,每桌菜收多少钱,全看老板当天的心情。但无一例外的,每家店都有着自己的特色,所以,当地人就特别喜欢来这吃饭,比前两类饭店的人气都要旺。

为什么要先给大家讲饭店的分类呢,不是因为我是个吃货。而是因为国内的外资、合资和内资券商,其实很像饭店的这三种分类。

国内的外资券商,就是第一类饭店。来这里消费的,大多都是一些有钱有势的主儿。人家来这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宴请重要的客人,并不只是说单纯的吃顿饭。所以国内每一次超大型的IPO,几乎都有全球顶级投行的身影,比如2016年邮储银行在香港上市,其作为当年全球规模最大的IPO,承销团中除了中金公司以外,还有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高盛、摩根大通等几乎所有的顶级外资投行。

至于国内的合资券商,更像是第二类饭店。这些饭店的食物,已经经过大众口味的改良,价钱相对也更合理一些。因此,对于不那么重要的宴请,大家可能就会考虑来这里,既能沾点洋面子,也能相对省点钱。不过,就如同连锁饭店一样,大多合资券商的本土化做的并不好,水土不服倒闭的、转让的都时有发生。

当然,也有一些合资券商的盈利不错,只是有些为了揽客,私下里开始大肆的打折,虽然看起来,牌子还是那个牌子,但成本一压缩,在服务上就会各种缩水。真还别说,有些合资券商就靠着这种手段,不仅可以维持日常经营,甚至还挣了不少钱。

而内资券商,就像刚刚所说的第三类饭店。愿意来这里的,大多都是一些真正有需求的人。但谁也不知道,发行人选择这些机构的真实标准是什么?也许是因为价格低,也许仅仅是为了沟通方便,甚至还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原因。

就像在中国餐饮界称霸的,并不是全聚德和小南国,而是沙县小吃、兰州拉面和黄焖鸡米饭这些。中国的主流投行,也不是大摩高盛,而是分布在北上深各大写字楼里的本土券商们。可以说,从股市到债市,国内的大多数投行业务,还是我们这群本土从业人员做出来的。

这就带来一个悖论,高大上的外资投行其实在国内来讲,做不了什么业务。我曾经写过一个简单的投行鄙视链条:

外资的鄙视合资的和内资的; 合资的鄙视内资的; 最后内资的做了国内大部分业务。

做股权的鄙视做债的和做新三板的; 做债的鄙视做股权的和做新三板的; 做新三板的有时候连自己都鄙视。

投行鄙视项目上的审计和律所; 审计鄙视项目上的律所; 律所鄙视项目上的审计; 发行人:都给我跪好了,谁让你们站起来吵的?

640.webp (1).jpg

国企与民企

接下来,咱们再来聊一聊,国内券商的另外一种分类:那就是国企券商、和民企券商。

如果说在90年代末,国内最早的那批证券公司成立的时候,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国企和民企之分,因为那时几乎所有的证券公司,都有着国企的背景,大部分都是部委、银行,甚至央行下辖的子公司。就连中信证券、光大证券这些,从始至今,也都一直被央企集团牢牢的把控在手里。

比如国内的第一家合资券商,中金公司,虽然是由建设银行和摩根士丹利联合成立的,但当时的实际控制权其实一直掌握在建设银行手里,包括中金公司的首任CEO,虽然为中金公司的筹备设立做了很大贡献,但作为华侨的他,因为跟外资的关系比较近,所以即便他在世界银行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常年驻扎在北京,最终仍然只干了三个月的CEO,就从中金离职了。

640.webp (2).jpg

而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逐渐繁荣,也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通过收购或者代持的手段,拿到了券商的牌照。比如成立较早的国金证券,就是在民营集团涌金系的控制下发展起来的,而最近几年刚成立的年轻券商华菁证券,也隶属于民营的华兴资本旗下。

另外,国内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券商这个行业,还有个很有意思的特点,那就是国企和民企性质的区别,有时候是显示在股权上的,有时候却是体现在实际运营上。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的券商看股权关系属于国企性质,实际上却被民营所控制。而有的券商看股权关系属于民营性质,其实际运营却带着浓浓的国企风格。

比如注册在湖北的两家券商,天风证券和长江证券,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首先咱们来说,最近这几年发展迅猛的天风证券,如果你见过天风证券的朋友,就会发现,他们在介绍公司的时候,会展示出自己是国内一家混合所有制的证券公司,股东背景包括国资、民企,还有一些战略投资者。但在最后肯定还会强调一句,自己家大股东是国企背景。如果看他们公司股权结构图的话,大股东确实是湖北的国资。但他们可能不会告诉你,在实际的运营中,天风证券是由湖北最大的民企集团“当代系”所控制。

相对于天风证券,长江证券是一家正宗的老牌券商了,其前身是湖北人民银行,在1990年牵头筹建的湖北证券。资本市场上的老人,应该都还记得当年湖北证券的董事长陈浩武,就是在他手里,湖北证券由一家地区券商,成长为了全国性的证券公司。在最巅峰时期,湖北证券作为整个湖北省的第三大企业,每年的利润额甚至超过了武汉钢铁集团。

后来,改名为长江证券的湖北证券,在市场上的发展也是起起伏伏。特别是在2015年,定增大王刘益谦,通过自己的新理益集团,拿下长江证券大股东的位置。几个月后,湖北国资又通过三峡集团增持长江证券的股权,国资和民营展开了大股东争夺战。

所以,这几年的长江证券,按照股权关系来看,第一大股东是刘益谦。但长江证券的很多高管,都是湖北国资派来的人,这就让明明是民营控股的长江证券,在体制上更像是一个国企。当然,现在长江证券已经换了年轻的新总裁,也许很快,这个情况就会有所变化。

正是由于国内资本的繁荣发展,才能够在券商行业里,形成国企和民企这两大类型并存的局面。但整个券商行业,毕竟还是一个依靠牌照来垄断的行业,所以在这个市场上,一直都是国企券商的数量最多,市场占用份额也是最大的。

为什么我们今天要花那么大的篇幅,来聊券商的股权性质和所有权结构呢?是因为,只有当你了解了一家机构的基因,你才能更清晰地理解他的运作逻辑和发展脉络,你才能提前去预判这家投行未来的发展路径以及激励方式的变化,而这些因素,就是决定你未来事业和财富的关键所在。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更多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