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还没上车就知道长相?交通部对顺风车社交说“不”

2018-05-16 10:29:04 作者: 来源:新京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原标题:还没上车就知道长相?交通部对顺风车社交说“不”

最近91年的小羽(化名)把自己主页个人信息的年龄一栏改成70后,美颜头像换成了一只猫。

“这是女乘客的自我保护方式之一,希望关闭社交功能,不想被随便评论,让出行更纯粹一些”。小羽说。

5月15日,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与网约车不同,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拼车、顺风车,是一种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但目前一些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增加了过多的社交功能,偏离了提供出行服务的本意。

在此之前, 5月11日,滴滴宣布自5月12日0点起,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停业自查整改一周。

5月13日,主营顺风车的叫车平台嘀嗒出行暂停了用于社交的“结伴”频道。嘀嗒在APP内发布消息称,“正在对结伴频道进行优化调整。调整期间,发帖和回复功能暂时无法访问。”。

在新一轮审查之下,顺风车这个主打社交+O2O模式的出行服务将何去何从?

  交通部:有平台顺风车非法营运存隐患

  嘀嗒下线社交应用“结伴”

“你我同行,遇见美好”。2015年6月1日,滴滴正式上线“顺风车”,按照当时的宣传介绍,其最大的亮点是增加了“社交元素”。

按照柳青的描述,滴滴顺风车会建立乘客和车主的双向评价体系。即拼车结束后乘客和车主可以通过贴“标签”互评,而顺风车平台后期也会根据标签进一步为用户匹配相似的同路人,乘客和车主都将有机会结识更多志趣相投的朋友。

\

▲受到争议的顺风车社交属性

2016年6月,另一家出行平台嘀嗒出行新增“结伴”频道,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

据了解,用户进入结伴频道之后,会发现“周边郊游”、“同城活动”、“一起看世界”、“晒图求脱单”、“结伴跑步健身”、“寻找上下班拼友”六个主题,为用户构建多个出行场景。用户可以选择不同的主题,发布或找到适合自己的出行意向,然后寻找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完成一次志趣相投的出行。

目前,顺风车领域以滴滴出行与嘀嗒出行为主,近期高德也宣布入局顺风车。据嘀嗒方面的数据显示,其已拥有超过8000万用户,1250万车主。滴滴顺风车数据显示,其已覆盖国内近400座城市,汇集了2300万车主分享自己的座位。

然而,被滴滴称之为“亮点”的社交功能因近期一起凶杀案件而备受诟病,整个顺风车行业也面临整顿。

顺风车司机可以评价乘客,尤其是女乘客被贴上“美女”、“颜值高”等特征,增加了女乘客的风险。

滴滴方面已经自5月12日0点起,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停业自查整改一周;13日,嘀嗒也对顺风车平台进行优化,“结伴频道调整期间,发帖和回复等功能暂无法访问。”

\

▲13日,嘀嗒也对顺风车平台发帖和回复等功能无法访问

截至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发稿时,嘀嗒方面未对暂停“结伴”的原因和整顿进展进行回复。

5月15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一些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增加了过多的社交功能,偏离了提供出行服务的本意,甚至有的平台公司以顺风车名义行非法营运之实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乘客曾要求滴滴取消顺风车评价未果

  滴滴:标签添加后无法删除

车主刘峰认为,这些信息可以帮助自己选择乘客。由于经常深夜下班时接单,刘峰对于乘客有自己的一些选择“标准”,会优先选择评价分比较高的乘客,“上车前也会打电话联系对方,喝醉酒的,多位男性乘客的就不会接单。”

不过,有受访的女乘客对顺风车的这种社交功能设计不满。家住河北燕郊的王燕(化名)14日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回忆,早前有一次她叫了一辆顺风车去首都机场附近,当天晚上便收到司机的骚扰信息,“大概内容就是,你晚上一定很寂寞吧?我可以去陪你”,她回忆,“早晨坐车的时候,那个司机还算有礼貌,稍微寒暄了几句,说在燕郊有好几套房子,我没接话。”

她事后向滴滴方面投诉,“对方说要去核实,后来又电话追问,对方还说要去核实,之后就再没给我回复过。”这次之后,王燕只坐同事的车,或者小区业主的拼车。

王艳建议滴滴方面应该取消司机评价时涉及乘客外貌的一切标签,“像什么‘气质美女’‘安静美少女’‘素颜美女’这种,感觉就像让别人挑选似的。”

\

▲滴滴顺风车评价标签页面

值得一提的是,有网友表示,曾让滴滴方面删除这类外貌标签未果。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查看滴滴顺风车用户指南时发现,在“是否可以修改评价”一栏里,明确写着“每个行程最多可为对方添加三个标签,标签一旦添加后无法删除。”

此前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表示,“我们的愿景,是通过不断优化司乘匹配度和顺路程度,提升用户体验,让分享出行变得更简单、更高效。”滴滴还推出顺风车业务独立APP。

而嘀嗒官方介绍称,用户可选择结伴频道不同主题,发布或找到适合自己的出行意向,找到志趣相投的伙伴。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顺风车加入社交模式可以增加出行的乐趣,车主与乘客的互评提高了双方的信任度,也为之后的下单的乘客和接单的车主提供服务参考。当然顺风车的审核不仅严格车主准入,同样也要规范乘客的行为。社交互评起到了一定作用。

“顺风车大部分是一次性交易,而且很大的问题就是费用不足以激励很多司机提供车辆,也不足以让很多用户选择顺风车。导致供需配比不足。有了社交,顺风车可以带给用户的价值就不仅仅是出行和赚一点油费了。”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任何互联网产品增加社交模式都是为了增强用户粘性和活跃度。社交可以说是成本最低的促进活跃的方式。对于滴滴顺风车这次的事件,他认为不是社交的罪过。

  社交模式变成异性骚扰?

实际上,顺风车并不是网约车。根据2016年7月交通运输部公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顺风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顺风车不受办法的约束。

2016年12月,北京市颁布的《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显示,北京鼓励私人小客车合乘,要求车辆是北京市号牌的7座以下小客车,驾驶员每天合乘频次不超过两次。山东济南市规定显示,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活动,为合乘各方自愿的民事行为,相关权利、义务及安全责任事故等责任由合乘各方依法、依约自行承担。

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查询各地相关管理办法,很少有地方相关部门发布独立的顺风车监管措施。顺风车监管存在空白,容易造成个别人钻空子。

家住重庆万州的何缘(化名)女士提到,“有的司机是无聊,不为挣钱,求刺激。朋友一次叫车,司机来了一看是男生就不接了,让改叫车。”

在北京做生意的洪涛(化名)反映,曾遇到过司机接单后要求乘客先取消行程,在平台之外结算。结果一路上接了好几个乘客,大家都要付车费。他还遇到过注册车辆与实际接单车辆不一致情况,司机解释说这是他媳妇的车。

乘客齐进(化名)也遇到过司机让取消行程的情况,在他看来,一些司机为了避免滴滴抽成,让乘客先取消订单,但这样的话车辆就处在平台监管之外,对乘客来说风险系数会大大升高,“遇到这种情况,乘客还是慎重点吧”。

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表示,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要探索建立政府部门、企业、合乘双方等共同参与的多方协同治理机制。部分还未出台私人小客车合乘的城市人民政府要加快落实国家层面的改革意见,出台私人小客车合乘实施细则,明确有关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蔡团结认为,各地要加强对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进行监督检查,督促企业合法合规开展业务,严厉查处以私人小客车合乘之名行非法营运之实的违法行为,防止好经念歪,保障各方合法权益。平台公司要按照相关规定,切实履行运输服务责任,加强信息审核,确保合乘安全。

有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应该很快就会出台措施,加强对顺风车的规范性治理。

顺风车司机刘峰表示,“顺风车规范了对我们也有好处,以后就能愉快地接单了。”

  故事· 顺风车里的生活

  乘客——实惠但偶会被骚扰

“加一块儿得有50次以上了。”在北京周边上大学的赵霁阳(化名)是顺风车的重度使用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她至少使用过50次顺风车。

“顺风车便宜啊”,在解释为什么爱用顺风车时,赵霁阳这样说,“不想挤公交车,顺风车会到我指定的地点接送,到北京城区费用大概四五十块,同样距离用快车的话得八十到一百了。”她表示,像类似距离的顺风车,自己一周坐两到三次。

赵霁阳介绍,“男司机女司机都会主动找你说话”,根据她的经验“话多的开的车都一般,开十几万的车,一般就是公司职员下班接几单,或者个闷儿的中老年人”。“开好车的司机如果你不怎么回应他,他也就不理你了”,赵霁阳说。

乘客选择顺风车出行多是从价格角度考虑的。在北京西二旗上班的IT从业者陆亮(化名)表示,选择顺风车主要是因为便宜,“比打车便宜,上下班坐过几次,遇到的司机都是在附近上班的人。”

坐顺风车也会遇到过一些困扰。“有一回上了车,司机要加我微信,说你真的跟留言评价的一样‘漂亮’”,赵霁阳开玩笑地说“,我当时很不自在”。

  司机——满大街都是有故事的人

“夜里下班,顺路捎个乘客可以聊天解乏,更重要的是可以分担通勤成本。”5月15日,滴滴顺风车车主刘峰(化名)向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介绍了开顺风车的原因。

2017 年初,在北京磁口附近上班的刘峰把家搬到了河北香河。“北京到香河单程50多公里,每天往返油钱就得六七十”,为了节约通勤成本,刘峰加入了顺风车队伍,“香河在北京的上班族挺多,如果打车的话大概200 元,而选择顺风车只需要50元左右,这样乘客省了钱,我油钱也有人分担。”

在顺风车平台上,爱聊天的刘峰结交了不少朋友。时间长了,有不少乘客绕过平台成为刘峰的车友,经常在刘峰单位附近“站点拼车。

“有个小伙和我很投缘,一起拼车有半年”。交往中双方还互相给出不少工作上的建议。“现在我们还保持联系,平常也会约饭”,刘峰相信人性本善。

车主袁先生在嘀嗒顺风车平台上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我喜欢和陌生人聊天,满大街都是有故事的人,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写成剧本,陌生人之间,其实更容易谈心。”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家住浙南的林杨(化名)工作之余加入了顺风车队伍。“顺风车的最大乐趣在于可以很不同的人聊天,分享不同的经历。

编辑:金彧杨砺倪雪莹

分享到: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