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华兴资本赴港上市背后:新型投行的逆袭与挑战

2018-06-27 10:25:56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华兴资本尝了新型投行上市的头啖汤,同样也要直面投行业剧变中的全新挑战。

频频充当新经济独角兽背后的推手,华兴资本这次将自己也推上了资本市场舞台。6月25日,华兴资本在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

以华兴资本为代表的新型投行,得益于国内新经济企业的崛起。以私募融资顾问起家,凭借灵活的机制、对新经济的理解和对企业价值的判断,华兴资本得以迅速壮大。在与传统券商投行的错位发展中,也在拓展服务周期和业务链条的转型。

上市,将为华兴资本开启新的发展阶段,也为新型投行未来的发展探路。但在市场与信息更加透明、行业竞争加剧的当下,如何开拓和巩固新业务领域、如何保障盈利能力,都是其要面临新挑战。

如何定义“中国新型投行”?

华兴资本此次赴港上市,是市场观察和剖析中国新型投行的一次良机。

伴随国内产业结构的调整,不同企业的投融资需求开始多元化。尤其是近几年来,民营企业重视外延发展,诸多新经济领域的并购需求旺盛,带给投行新的发展机遇。这种变化,也在推动国内投行业的分化。不仅仅再局限于证券承销,更多投行开始以财务顾问的身份出现在交易中。

为了更好地实现业务协同,拥有牌照优势的券商投行纷纷向全能型投行推进,这从多家券商喊出的“大投行”战略中可见一斑。另一方面,以提供财务顾问和资本中介服务为主的FA,也开始壮大起来。在前几年狂热的并购热潮中,甚至一度出现了“全民FA”的现象。

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来为“中国新型投行”划定范畴和边界。在行业格局分化之初,在业务模式、竞争力、客户群等方面,新型投行与传统券商投行有所错位。部分起步早、积累深、布局广的机构,开始逐步形成了独特的新型投行阵营。

传统的券商投行业务,包括有上市承销、股债融资、并购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等,核心竞争力更多体现在定价和销售能力上。客户群体相对稳定,以上市公司为重,不同券商根据资源优势都有相对固定的客户群。在推行“大投行”等战略之后,更多券商打通业务条线,为客户提供综合性投行业务和产品。

新型投行的崛起,首先得益于对客户群体的差异化覆盖。在传统券商的资源和精力更多覆盖股票承销业务,以及大型企业需求之时,起步中的民营企业、高科技公司等成为这些投行的主要服务对象。业务丰富、机制灵活,对新经济企业的关注介入较早,以投资业务带动投行业务,这些是新型投行的打法,也帮助其在新经济发展大潮中迅速壮大。

在市场看来,华兴资本是这一批新型投行的典型代表。招股书显示,华兴资本将自身定位为中国新经济业务的领先投行和投资管理公司。其实,即便没有此次IPO,华兴资本近年来也保持着较高的曝光率。仅今年上半年,美团收购摩拜、陌陌收购探探、百度拆分国际业务,以及蚂蜂窝、商汤科技、京东物流的融资都由华兴资本担任财务顾问。

针对新经济企业投行业务中的优势,公司招股书呈现得更为直接。数据显示,从2005年成立至2018年一季度末,华兴资本为超过700项、1000亿美元的交易提供顾问服务,管理有约41亿美元的新经济资产。从客户群来看,截至去年底市值或估值排在前20位的新经济企业中,有15家是华兴资本的客户。

除了呈现业绩,华兴资本招股书呈现的另一亮点,是当前新型投行的一个转型趋势。

华兴资本以私募融资顾问服务起家。与其类似,新型投行早期都以挖掘和长期跟进优秀企业为核心竞争力,比拼的是对新经济行业的理解、对商业模式和企业价值的判断。相应的,新型投行在产业链条、业务资质、服务周期上有所欠缺。

这种短板,在传统券商投行加大对新经济产业关注和投入、大力发展财务顾问的过程中,进一步被放大。比如,在近期多起中概股回归、CDR发行,频频被大型券商斩获。不仅如此,在港股市场,银行系投行子公司也异常活跃,积极分食市场份额。

以华兴资本为代表的新型投行,对于这种挤压已有感知,并启动转型。

针对新经济公司,华兴资本把为其提供的“全生命周期服务”,服务周期不仅包括早期、成长期,还覆盖了企业上市后等后期阶段。三个阶段,对应的是估值低于1亿美元、估值1亿美元至10亿美元、估值高于10亿美元等指标;华兴资本分别为其提供早期服务,成长期的私募融资、直接投资、并购顾问,以及后期更多的股票承销、销售、交易和经济、研究、结构性产品、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业务。

这种转型,需要业务平台和牌照的支撑。华兴资本目前有三大业务线,即投资银行、投资管理、华菁证券。具体来看,除起家并擅长的私募融资顾问服务之外,华兴资本还管理六只私募股权基金。旗下华兴证券(香港)获准在香港、美国及内地提供承销,另一家子公司华菁证券则是聚焦A股的多牌照合资券商。

伴随新经济而崛起的新型投行,其定义似乎仍难确定。但在整个国内市场投行业务的剧变中,华兴资本拓展服务周期、延长业务链、筹谋上市等一系列动作,为新型投行的发展探了次路。

新型模式的挑战

华兴资本的上市还带给市场一些新的思考:新型的投行业务模式和收入结构,有哪些利与弊?

对照上述业务条线,华兴资本当前的主要收入来源包括顾问费、承销及经纪佣金、管理费、绩效费、自有资金投资收入等。其中,投行相关业务是其收入的大部分来源,在2015年-2017年三年中,约占其总收入的94%、79%及71%。

以投行业务为主的业务结构,使得华兴资本能够充分地享受新经济崛起的红利。招股书显示,华兴资本2015年至2017年期间的总收入分别为1.2亿美元、1.33亿美元、1.39亿美元;在剔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影响后,调整后收入分别为1.43亿美元、1.43亿美元和2.12亿美元。

三年间,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7335万美元、5517万美元、5810万美元。从具体业务利润变化中,能看出净利润波动的原因。以投资银行业务为例,该部分业务的经营利润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分别为5616万美元、4623万美元、1329万美元,出现下滑。

华兴资本在招股书中称,2015年市场增长强劲,随后新经济的金融服务市场进入调整期,总交易量在2016年下跌,在2017年保持平稳。除了市场波动外,华兴资本近两年进入“战略性扩张”,包括覆盖早期创业公司、提升股票研究、销售和交易能力等,扩大行业覆盖,目前的投行员工数目也增长至三倍以上。

不仅如此,自2016 年以来,华兴资本投入大量资源发展和扩充华菁证券,也加大了公司的成本投入。内外因素,加剧了华兴资本的业绩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华兴资本的上述扩张措施,与近几年券商投行的加码方向一致。传统券商投行和新型投行的竞争更为激烈,这种比拼还将持续。成本投入的力度难以收缩,而市场及行业对投行业务的冲击隐患也不容忽视。

对于以投行业务为主业务模式所存在的风险,华兴资本称,新经济的发展对华兴业务和盈利能力具有重大影响,该领域经济下跌或增长放缓、监管政策的调整、资本市场的波动都会对盈利产生不利影响。

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还在招股书中称,在上市后将继续加大力度吸引顶尖人才,持续增加风控和运营的技术与硬件设施投入;同时,着力国际化业务拓展,助力新经济创业者开拓跨境业务,也为投资人提供全球资产配置选择。

上市将带给华兴资本全新的发展阶段,帮助其巩固转型成果;但在市场愈加透明、投行竞争加剧的当下,如何开拓新业务领域、如何保障盈利能力,也将是其要面临的挑战。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