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极路由风云

2018-08-06 10:03:30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当下的极路由,危如累卵。

8月2日凌晨,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内部信称,受到P2P公司i财富的影响,极路由的正常运营难以为继,资金链断裂、处在破产边缘。王楚云在公开信中称,他已经抵押了房产,本人更是欠债数千万。

王楚云这封创业维艰的内部信本来是发给极路由的员工,告知他们现在公司遇到了困难。但这封内部信被转到了一个有500名成员的微信群,进而被公开化,引发了媒体的集中报道。极路由也因此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王楚云的遭遇引起了不少创业者的同情,猎豹CEO傅盛甚至在朋友圈喊话,“谁认识王楚云,我想帮帮他!”各种对王楚云的遭遇同情一边倒的时候,也有另外一种声音夹杂其中,极路由与i财富的真正关系被质疑。

极路由的联合创始人李恺并不否认极路由当下的困境。他说,极路由正在全力自救。他向《深网》复盘了昔日风口上的一个极客创业的明星项目为何一步步陷入今日的困境。

智能硬件公司“谋变”

作为一家智能硬件公司,100%增长已经很好了,但放到互联网公司里,这个速度太慢了。

王楚云的微信签名是“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别人在幸福的用着路由器”。“楚云是一个思维非常活跃的人”,李恺评价。

2011年,王楚云在做微博营销,为了解决宽带网络贵和慢这两大问题,他改装了路由器——在一台有USB口的路由器上刷Openwrt,带宽从原来的1M变成了10M,而网费却由1000元变成了600元。这次偶然经历使得王楚云走上了创业之路。

王楚云先是找来了大街网的前同事,毕业于清华的李恺;接着又找了曾在TP-Link工作多年的张利鹏,后来又找了丁衣和王健。王楚云主抓产品、招聘和对外沟通;李恺负责公司内部流程的建立和梳理;张利鹏负责硬件研发;王健负责销售、渠道和供应链;丁衣则主管营销。

这些年来,路由器这个行业并无多大想象空间, TP-link,D-link、腾达、华为、 锐捷网络等这些公司稳居第一阵营和第二阵营。但这只极客团队创业后,给路由器加上智能两个字就变得不一样了。

接下来的这个故事,王楚云对媒体讲过好几遍。2012年底,王楚云已经陆续投入了1000多万元人民币到公司账上。为了融资,2013年元旦后王楚云找到了雷军,当时的雷军很感兴趣,也想投资。

“当时雷军想要先投资,如果日后极路由发展得好,他打算直接收购,然后纳入小米生态链体系,这意味着极路由将来的发展空间会很有限。”当天晚上跟雷军聊完,王楚云和团队开了会,最终拒绝了。

这只极客创业团队就这样意气风发,信心满满的踏进了智能硬件的赛道。在李恺看来,智能硬件互联网创业的坑极路由都踩到了。先是以低价换市场。

2013年7月,极壹正式上市销售,当时定价269元,初期成本有199元。这款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产品,当时因主推有政策风险的“翻墙”服务一炮而红,在极客人群中建立了初步的影响力。

因为存在政策风险,这一功能很快被砍掉了,极壹的价格也相应调整至199元。为了留住用户,2013年11月,极路由召开新品发布会——发布极壹的升级产品极壹S和第二代双频产品极贰,售价分别为99元和169元。

李恺表示:以极壹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产品把传统路由器的市场撕开了一个口子,但这种以降低成本价或者接近成本价出售的策略优势很微弱,传统路由器厂商已经把成本和售价做到了很低,毛利空间有限。

极路由以价格换市场的策略并不算成功。即便如此,李恺叙述当年的极路由还是获得了100%的增长。如果是一件纯硬件公司,这种增长堪比神话,但如果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这种增速似乎不怎么让人满意。

APP拉新也失败了

低价拉新失败了,APP拉新,但也失败了,但他们迎来了智能硬件创业的风口,而这个风口。终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2014年时候,极路由的创始团队都觉得用户增长的太慢了,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来促进用户的增长,于是就想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就是做能带来高DAU的APP。

李恺叙述,在APP的用户中推广硬件,这个事情极路由做了半年多,最后停止了。极路由这种战略摇摆对公司日后面临的隐患埋下了伏笔。除了APP拉新,极路由还试过操作系统拉新。

资料显示:2014年7月15日,极路由推出了其路由器操作系统——HiWiFi OS。HiWiFi OS包含HiCloud云服务平台、HiMobile移动终端、HiStore插件商店三大部分。

极路由的做法,与早年的小米异曲同工,2011年8月之前,小米手机还没造出来,但MIUI已经有了几十万的种子用户。而当时市场更为迫切的需求却是极路由路由器“极贰”的量产出货。

极路由此举当时被业界解读为极路由的战略调整,从过去简单的硬件冲量,转为探寻服务层面的变现可能性。而这种变化的背后,来源于所谓的智能客厅入口的争夺战。

2014年随着大厂争夺移动互联网入口,小米、百度、360等互联网公司,用低价甚至免费的硬件获取用户,再以硬件为基础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一度,智能路由器被解读为智能客厅的入口。

智能硬件的兴起,与资本助推息息相关。2014年创投圈最火热的两个领域即是智能硬件与O2O。京东于2015年发布《中国智能硬件趋势分析报告》,当中指出,在2014年,智能硬件行业融资金额达到47亿元。

尽管2014年走了弯路,但伴随着智能硬件火爆,“2014年、2015年的增长依然是100%。路由器是一个用户品牌认知并不强的行业,这对极路由来说,就是机会,”李恺表示,“那时候的极路由已变成了一个业绩不错的智能硬件公司。”

“现在回过头看,过早地追求过多目标对智能硬件创业是一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应该把精力放在核心产品技术的升级上,打造好的产品体验,服务好目标客户,不应该老想着走捷径。这是对所有创业公司都是可以借鉴的经验。”李恺反思。

李恺的反思在极路由的员工中被认同。

“智能路由器的概念是极路由第一个喊出来的,公司的技术团队都很牛,但关于智能路由器,始终没有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极客们是一群有要求的人,”极路由近期的离职员工王刚(化名)告诉《深网》,他2013年入职。

2015年2月5日,极路由发布会上,极路由宣布加入海尔U+产业联盟。那时候,极路由已经狂飙突进在智能家居入口的路上。

智能硬件行业跌入谷底

资本的助力加速了极路由在软件上的探索,但资本大潮退去后,先做好一款路由器成立极路由活下来的基础。

危机的爆发以联合创始人的离职凸显出来。极路由主管营销的丁衣离职了,张利鹏也离职了。而在此之前,康晓宁也于2015年离职了。康晓是李恺校友,在技术圈被尊称为“康神”,先后供职于百度、谷歌等互联网公司。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16年10月,股东王楚云、李恺 、张利鹏、王健、黄明明、丁衣向极科极客(极路由公司主体)质押了手上股份。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张利鹏、王健、丁衣完成退出。

在极路由离职的员工看来,创始人每离开一个,公司里都会有其离开的传说的各种声音,有事关道德评判的,也有事关责任和道义的。而在公司这个层级分明的组织里,每个层级看到的真相又是不同的。

关于这三人的离职, 李恺告诉腾讯《深网》,大概是战略摇摆让大家丧失了脾气。而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合伙人,既然都看到了这种战略的摇摆,为什么不去改变李恺叹气,公司就是一条船,开船的人只能有一个,必须一个人说了算。

而这三员大将的离职,加速了极路由的危机。王刚表示,“张利鹏的离职对公司产品在技术层面的影响非常大,2015年以前,虽然没建立行业标准,但公司的产品在技术上是很牛的。”

周鸿祎曾在公开场合反思硬件创业的失败时谈及,“一个硬件能够卖几十万,几百万已经很了不起了。但如果是做互联网服务呢?这个基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现在很多硬件公司把产品的体验丢掉之后,希望快速去获得“大量”用户,变成大数据采集公司,这可能吗?”

而2016年,智能路由器行业开始降温,2014年试水的巨头门纷纷撤离。

2016年年初,路由器从小米三大主业务板块中消失。艾媒咨询显示:2015年智能路由占整个路由市场份额已达9.9%~11%。诞生3年,智能路由器仅从传统市场中抢占了十分之一的份额。

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市场智能硬件零售量达4000万部,占全球份额32%,但上扬的势头却在2015年底开始停滞。智能路由器遭到了很多网友的吐槽:智能路由器的插件功能对大众消费者来说基本上是鸡肋。

2016年,一直在投资风口的智能硬件行业跌入谷底。有数据显示,2015年智能硬件行业出现的106笔融资中,仅有14笔为B轮或以上。比例仅为13.2%。

与此相对应的是:极路由总共融过两轮资,2013年5月,其拿到了来自纪源资本和创新工场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4年7月联发科和凯鹏华盈的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是极路由目前公开资料中显示的最后一轮融资。

有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极路后续融资不畅的原因,一是未来智能客厅的入口是不是智能路由器尚待商榷。二是极路由先期融资估值过高,后续的想进来的投资机构在风口消失的状况下不愿承受高估值,而前面的投资机构也不可能减低估值。

腾讯《深网》想极路由的创始人王楚云求证,他拒绝回复。腾讯《深网》也联系了投资极路由的创新工场和明势资本,他们表示对这一事情不发表观点。

陷危机如何控制风险

当下,风口消失,资本退潮。现在只剩下创业维艰的反思。

王刚告诉《深网》,“2017年年初,公司融资的钱基本花完了。因此进入区块链和P2P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两个领域名声太差了。如果有肉,谁愿意吃屎啊。公司得活着。”

P2P和区块链,在李恺来看,也是极路由战略摇摆。而当下备受质疑极路由与i财富的真正关系,王楚云拒绝回复。

李恺认为,“创业路上的这种诱惑是很多的。你在走这一条路,这条路万水千山很苦。旁边有岔路,举目望去似乎花开得不错,不妨去看看,这样就耽误了事,问题就日积月累的显现出来了。”

现在的极路由,深陷危机,但关于风险的控制,同为极路由创始人的李恺和王楚云有分歧。

“当时危机发生的时候楚云抵押房子,我也抵押过。但是该防风险的时候就要防风险,该止损的时候要止损。有限责任公司这样一个体系,就是为了防止家破人亡的事情发生。”李恺告诉腾讯《深网》。

在王刚看来,公司里现在没离开的人,就是看重王楚云的为人,他清楚的记得,2013年有一次工资发不出来,王楚云透支的信用卡给大家发的工资。

王刚也曾两次看到过,公司创始人王楚云和李恺因为公司事务公开争吵。春节过后,曾为公司CEO的李恺被解除了职务。创业七年,“王楚云现在是你的朋友吗?”“是。”李恺回答。

对李恺来说,一个极客的团队,一个创新的产品,当下陷入如此困境,他做了一些反思。

他发现:硬件产品创业相对于纯互联网产品有其优势,纯互联网产品容易赢家通吃。硬件产品不会这样,不同产品各自理论上更容易抓到各自稳定的目标用户。而且一旦抓到用户,这些用户还不易切换产品,比较稳定。”

“经过数年的积累,极路由已经有上千万的用户和粉丝,这是极路由的一个很大优势,仅服务好这些用户,都够能过得很好。现在的状况,不无遗憾”李恺表示。

《创业维艰》的作者本·霍洛维茨,1999年他与网景之父马克·安德森共同创立Loudcloud公司,后转型为Opsware公司,在互联网+泡沫的恶劣大环境下,数次带领公司起死回生。

多年以后,本·霍洛维茨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他的创业时光:“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