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响应政策号召抵制天价片酬,三大平台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联合声明

2018-08-14 09:08:10 作者: 来源:投资潮综合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1123259001_15341184447761n.jpg

投资潮8月13日讯,8月11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等6家制片公司发出《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下文简称《声明》)。

《声明》中对明星片酬给出了具体的限定价格,表示将坚持每部电影、电视剧及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但凡9家采购或制作的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此外,九家单位还共同抵制偷逃税、“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共同倡导廉洁之风、弘扬浩然正气,并承诺在影视剧制作、购销等环节中,加强行业自律,杜绝各种名目变相涨价、偷逃税、贪污、行贿受贿等违法、腐败现象的滋生。

天然自带话题性的影视作品,不仅是覆盖面广泛的消费商品,更是意识形态的重要武器。对影视内容的监管,在2018年渐趋强化。正是嗅到了政策风向的微妙改变,以优爱腾为代表的内容生产商、播出平台等,在2018年多次发出行业自律的呼吁。

今年4月,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联合发布《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对演员的“唯身价论”“唯地位论”和“明星效应”开炮,呼吁“共同抑制不合理的高片酬现象,进一步规范剧组工作流程,逐步建立劣迹演员名单库”等。

对比前后相隔4个月发布的两份《声明》、《倡议》可以看出,二者在自律主体上发生了变化,优爱腾不再是唯一的倡议主体,六家影视机构也加入其中,播出平台加制作方,产业链上下游联合发声力量更大,除自律主体外,其自律内容也从“定性”走向了“定量”,力度更强、要求也得到了加码。

1123259001_15341184448931n.jpg

同样在8月11日,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9家会长单位:海润影视、大唐辉煌、华谊兄弟、爱奇艺、完美影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酷云互动、磨铁集团、金英马影视,代表协会联合发表《关于加强行业自律 遏制行业不正之风的倡议》。

1123259001_15341184449121n.jpg

8月12日,以华谊兄弟为会长单位,汇集博纳影视、横店影视、乐视花儿影视、唐德影视等400余家影视企业的横店影视产业协会也发表了《关于“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影视精品创作”的倡议》,倡议号召全行业一同遏制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共同规范行业秩序,加强行业自律,促进影视行业创作精品化。华谊兄弟此前因崔永元举报事件而备受关注,此次高调参与遏制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的行动,也再次让市场瞩目。

监管逐渐加强

如此多家单位短时间内集体发布联合声明,其实是对官方不断出台的各种抑制天价片酬的规定的回应。

85b0ae39365f4e1ca672e2b8adcefb4b.jpeg

今年6月27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等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当下影视行业存在的如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不遵守合约等诸多乱象问题的治理,推进依法纳税,促进影视行业健康发展。

正是在这份《通知》中,片酬得到了严格限定——现阶段,严格落实已有规定,每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同时,严格执行网络视听节目审批制度,严格规范影视剧、网络视听节目片酬合同管理,加大对偷逃税行为的惩戒力度。

视频网站与影视公司的联合声明,正是对该《通知》的细化与落实。在随后的媒体说明中,视频网站与影视公司也不讳言与《通知》的联系,并在偷税漏税的关节上再度细化——5000万片酬是税前收入,而非税后收入,这意味着,此前业内艺人片酬合同上的“税后收入”将就此作古。

如果把视线再度拉长,回顾每次行业自律的发布背景,会发现每次的“呼吁”“倡议”“声明”,都与政策这根“指挥棒”息息相关。

今年4月4日,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总局在推动演员片酬合理化、遏制高片酬上的新举措,还将明星参与综艺节目的片酬也纳入管辖和调控范围。正是在当日,优爱腾发布联合倡议,向行业不良风气说不。

而聂辰席的讲话则是对去年发布的《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的某种强化与延续。

2d22339aa911455e96fda2ff77cf9a42.jpeg

2017年9月,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演员委员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曾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要求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中提到,如果出现超过制作总成本40%的情况,制作机构需向所属协会(中广联制片委员会、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或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及中广联演员委员会进行备案并说明情况。

其实限制片酬并不是近两年才被官方关注并提及的。早在2013年9月,中国广播电视制片、导演、编剧、演员四大委员会就联手发出倡议,表示部分主创人员片酬过高已影响到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整体风气和健康发展,倡议全体会员自觉抵制一味攀比片酬的不良风气。之后几年,有关部门也陆续下发过多个文件,对天价片酬、明星制提出意见,但情况并没有明显改善。

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发布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通报要求指导行业协会联合大型影视公司抓紧制订抵制“天价”片酬的行业自律公约。同时表示即将下发通知,要求各级电视播出机构在电视剧购播过程中不得指定演员、不得以明星大腕作为论价标准,在电视剧宣传工作中不得对明星进行过度炒作。

天价片酬问题凸显

事实上,除官方和平台方、制作方外,演员天价片酬问题引发各界声讨已非一日。

2016年年底,市场疯传电视剧《如懿传》中两位男女主角拿走1.5亿元片酬,此事成为各大媒体报道的焦点,舆论首次被引爆。

e8390e7d15504dbdbf4dba52f36b1ca9.jpeg

直到2017年,新丽传媒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度主要支出”一栏显示,周迅片酬5350万,霍建华5071.7万,二人合计片酬虽不到1.5亿元,但合计超1亿元的片酬也堪称天价。

10年前,一部国产电视剧的演员费用约占制作费用的30%,但近几年国产剧演员片酬超总制作成本的50%已成常态,在一些更为倚重“流量偶像”的IP大剧中,明星片酬甚至占据总制作成本的75%。据上海广播电视台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的粗略统计,仅2016年一年,一至二线演员的片酬就增长近250%。据了解,目前日韩与好莱坞明星的片酬通常只占影视作品总预算的20%至30%。

近年来,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家视频网站竞争激烈,但并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现象,却共同“富养”出了“天价片酬”和“天价IP”。不久前,业内一度风传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家联合限制采购价,单集采购版权价上限为800万元。不过平台作为终端采购方,只限采购价不限制集数,纠正不了演员高片酬问题,片方完全可以通过拉长集数进行规避。

编剧宋方金曾直言不讳地表示:类似的声明之前也表达过,但没能起到真正的作用。“发出声明中的某些制作公司不正是高片酬的始作俑者吗?要彻底解决眼下影视行业的问题,只靠限演员片酬是不行的。假数据、假收视率、抄袭成风、无节制翻拍、蔑视原创,迷信IP,这些问题都比演员片酬问题严重。”

供不应求,收视造假

显然,遏制天价片酬,设置片酬上限还不够,我们必须明白明星的天价片酬为何有人买单?

制作方之所以唯明星是从,根本上是因为明星参演的影视剧能在售出给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时获得较高回报,能够引爆话题、带来流量。从供需关系看,天价片酬频现的背后是影视市场上有号召力、能带来大流量的明星是稀缺资源,供不应求自然引发高价。

粗略估计,我国每年电视剧产量超15000集,但仅有9000集有机会播出,超1/3的电视剧注定无法播出。电视剧产量巨大却精品不足,视频网站和电视台为了保险起见竞逐热剧,但大IP、大明星、大噱头、大制作的影视剧毕竟是极少数,自然遭到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哄抢,价格因而水涨船高。这又反过来进一步加剧了制作方对明星的依赖和明星资源的紧缺,一线明星天价片酬积重难返。

但令人费解的是,很多大IP、大明星、大噱头、大制作的影视剧并不是收视的保证,也难以带来可观的流量,不能形成全民讨论的热度,收视率却“节节升高”,网络点击率轻松破百亿次大关。这又引出了水军泛滥、收视造假等问题。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曾在一份提交广电总局的报告中称:“目前我国排名前22名的卫视频道,在购买、播出电视剧业务中,普遍存在着收视率作假现象,已经形成了一个组织严密,操作有序的‘地下黑产业’。”

而随着视频网站的崛起,点击量造假同样有恃无恐。8月12日,一篇题为《全球人口不足一部剧点击量》的报道登上微博热搜,报道指出,许多影视剧动辄上百亿的点击量远超全球人口,但实际上不少点击量是刷出来的,价格“5元1万次”不等。

《人民日报》在一篇报道中曾引用第三方机构调查数据,2017年年初某网剧前台点击量高达153亿次,但真实点击量仅有17亿次,注水近九成。针对2017年1-2月上线的20部剧进行抽样调查,总体注水量高达六成。

如此大面积的数据造假直接引发了影视圈评价体系坍塌,优胜劣汰机制失效。很多流量明星恰恰是因为刷出来的好看的虚假数据获得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青睐,赢得一线资源和天价片酬。假流量——天价片酬——假流量——天价片酬,由此陷入一个死循环。

幸运的是,这两年“大IP”失灵,进而成为“大挨批”的现象时有发生,影视内容逐渐往精品化发展,“戏比天大”的呼声渐渐盖过了“流量至上”,电视剧风向也从“以人带戏”迁移到“以戏带人”。宋方金直言,有艺德的好演员的片酬处于正常水平,并没有到达天价,“那些拿天价片酬的恰恰是不会演戏的差演员。”

结语

对于此次《声明》,不少业内人士指出,项目各方都在等待政策落定,观望者成为主流。制片人董乘嘉坦言,联合声明不是政府发声,实施起来还是有难度,“必须由全行业一起推动这件事情去落实,而不是光在纸上说,背后又是另外一种交易。”也有人担心,片酬限价会变成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猫鼠游戏”。编剧梁振华认为,真正有市场影响力的明星,很可能从纯粹拿片酬,转为渗入到制作营销的各个环节,也就是说,虽然演员的片酬有了上限,但他们依然会通过入股、投资参与,甚至主导制作来兑现自身最大价值。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