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跑路、失联、绑架、刑拘……这些上市公司董事长不好过

2018-09-13 11:12:15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林宇与史文勇各执一词,整个事件处于罗生门的状态。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公开指责网秦(凌动智行)董事长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导致很长时间,其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手铐,度日如年。

史文勇则发布声明,称林宇毫无底线,恶意造谣,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回击,“林宇正是在上周末提前知道公司调查结果和公司决定后,挺而走险,悍然发动对上市公司的疯狂攻击。这一切都是恩将仇报,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把上市公司砸烂的疯狂手法,已经远远超出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林宇与史文勇各执一词,整个事件处于罗生门的状态。

谁在说谎?

9月11日上午8:58,网秦创始人林宇发微博喊话网秦(凌动智行)董事长史文勇,“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然而新浪科技9月11日探访网秦总部时,多名员工称,从未见过林宇,甚至不知此人是谁,而史文勇系公司高管,近期出差不在北京,这与林宇所言有所出入。

同日,史文勇接受雷帝触网专访时表示“林宇在恩将仇报”,并澄清自己仍在正常履职。

而在前一天上午9:37,网秦CEO林宇发布微博贴了来源为“汉网”名为《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文章链接,表示自己将正式回归网秦。这篇文章提到,“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林宇还宣布,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林宇的妻子郭凌云担任董事长。免除许泽民董事、CEO职务,由林宇自己接任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

同时,林宇还在朋友圈晒出《立案告知书》照片,并发文称自己遭原网秦董事长史文勇绑架,期间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截图显示立案时间为2018年8月1日,而林宇收到立案告知书的时间为2018年8月3日13时。

\

对这种说法,史文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上述有关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消息均不实。同时史文勇也在朋友圈发文称并未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差或询问要求,仍在公司正常履职。

\

林宇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说,曾经有13个月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其中,有9个多月是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的手铐,7×24小时,睡觉也是,活动区只有2米,还被拳打脚踢。“2016年的11月10号晚上,我在回家的途中就快到小区。突然有五六个人从我身后,把我头一蒙就抬上车,几秒钟就带走了。”林宇说,这完全是专业做法,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

按照林宇的说法,其将矛头指向史文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史文勇曾答应2016年底将公司归还给林宇,但就在归还前夕,自己被绑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幸运地解救。

林宇表示,其与妻子手中的股权占比为54%,而他才是网秦真正的创始人,史文勇是后来者。林宇称在2016年10月发现2016年1月史文勇涉嫌帮林宇签字并把北京飞流(网秦旗下手游业务)78%的股权转走了。林宇还向凤凰科技透露,史文勇8月14日已经离境。

史文勇在接受雷帝触网采访时讲述的故事与林宇的版本大相径庭。史文勇说,林宇在2015年底时启动了新公司,是做互联网游艇服务的概念天心科技,外界对林宇离开网秦这件事情没有争议。

真正导致林宇和网秦新管理层产生冲突的,是2016年5月网秦和王子新材的交易,当时网秦旗下的飞流估值达到50亿。林宇要求从这笔交易中分得利益。

当时林宇的互联网游艇项目遭遇危机,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史文勇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史文勇称,给了这笔钱后,林宇答应不再找网秦的麻烦,但后续还是继续找公司要钱,对史文勇的要价降至2亿,但要求网秦再给4亿。

对于林宇提到的,其与妻子手中的股权占比为54%,史文勇表示RPL的股东是林宇的太太郭凌云并非林宇本人,郭凌云持有52%,剩下的是由史文勇和周旭一起。

9月10日下午,凌动智行官博发布微博,称网秦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均未有任何调整。

\

9月10日,凌动智行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由公司董事会的独立特别委员会及独立法律顾问Loeb & Loeb LLP进行的独立调查结果;同时宣布董事会变动,以及提高企业管理和运营控制的系列补救举措。公告称,(1)2014年12月,林宇博士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职位,以及(2)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博士的上述职位辞职信非他本人授权或批准。在董事会变动中,并未涉及史文勇,凌动智行官网显示创始人兼董事长仍为史文勇,许泽民仍在高管序列,史文勇仍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及COO。官方公告发布的董事会管理层最新消息与史文勇所言一致。

而林宇指控史文勇涉嫌绑架一事截至发稿并未有新一步进展。

状态糟糕的网秦

原网秦(现名为凌动智行;LKM,NYSE)为“国内移动互联网海外IPO第一股”,也曾风光过,但它的风光一致伴随着争议。

网秦靠手机杀毒起家,但也因手机杀毒争议重重。有人曾扒出网秦唱“双簧”,一边制造病毒,一边强迫用户升级病毒库以查杀病毒,从而借此牟利:升级一次病毒库两块钱。

2011年3月15日,在网秦准备赴美IPO的前一天,央视“3.15晚会”点名批评网秦,并曝光了一条水货手机恶意扣费的灰色产业链。

在曝光中,央视提及用户购买水货之后,飞流软件会自动安装,然后在用户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进行数据下载,之后默认安装一些软件后会出现手机故障,并且会删除其他安全软件,只有网秦可解,但用户需要通过网秦交费更新病毒库后才能正常使用。

经央视调查发现,飞流和网秦是一家。网秦不仅是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更是在后续直接完成了对飞流的收购。

此外,网秦安全卫士的卸载非常复杂,要想卸载,只能刷机。在当时,各大手机论坛对网秦怨声载道,讨论最多的帖子就是“如何卸载网秦”,以至于“天下苦秦久矣”都成为了对于网秦流氓软件的调侃。

除了争议,网秦的业绩也并不亮眼。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净营收为5761万美元,比2016年的6060万美元下滑5%,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276亿美元,2017年归母净利润净亏损为527.4万美元,出现持续亏损。

今年1月,网秦正式更名为凌动智行,并将股票代码从“NQ”更改为“LKM”,更名后的凌动智行围绕作为“品智”出行服务运营商的新定位而展开运营。改变定位后,凌动智行的业绩依旧处于下滑状态。根据凌动智行官方发布的截至12月31日的2017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凌动智行第四季度净营收为134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750万美元下滑23.1%。

董事长们的多事之秋

除了陷入绑架罗生门的网秦董事长史文勇,2018年以来有多位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出了“大事”——失联、被刑拘、跑路……不禁引人感慨,2018年堪称董事长们的多事之秋。

失联的董事长

5月3日,上市公司南风股份董事长杨子善的家人告知南风股份杨子善夫妇失联,并称已报案。5月4日,南风股份对外界公告董事长杨子善失联的消息。5月10日,杨子善失联第七天,南风股份股票在遭遇复盘后连续三个一字跌停后,止住了跌停的脚步,收跌8.13%。

根据天眼查,2018年7月19日,南风股份的法人由杨子善变更为谭汉强,但杨子善对南方股份依旧拥有实际控制权,是南风股份最大的股东,持股占比为12.37%。值得注意的是,杨子善持有的南风股份约6299万股股票,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根据南风股份5月10晚间的公告,杨子善质押的3600万股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的风险。

同时,南风股份表示,公司初步了解到,涉及杨子善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南风股份),同时杨子善还可能存在冒用南风股份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南风股份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也就是说,杨子善目前涉及的债务至少有7.4亿元。

6月28日,南风股份官网发布《关于公司及杨子善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公告称,南风股份于2018年6月28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对公司及公司原董事长杨子善先生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及杨子善先生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及杨子善先生进行立案调查。

在杨子善失联的四个月里,南风股份发布了十份关于杨子善失联事件的进展公告,但到目前为止,杨子善依旧处于失联状态,官方自8月17后,再无更新此次事件的进展。

杨子善失联三个月后,又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失联了。

8月20日晚间,斯太尔发布公告,无法与董事长李晓振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李晓振失联的具体原因。彼时,这位80后董事长上任不足一月。

斯太尔发出公告半个月后,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透露长李晓振因涉嫌英达钢结构的相关案件被控制,至今仍被警方调查中。与英达钢结构所属的胜利工业园同属一套班子的胜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也向新京报记者称,“李晓振确实被抓进去了”。

据知情人士称,8月13日,李晓振已经在看守所写下了辞职信,称因个人原因,本人无暇继续履行作为董事长兼董事的职责,为不影响公司的治理和发展,现申请辞去所担任的斯太尔董事长兼董事的职务。

8月30日,新京报记者向斯太尔董秘办求证,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没有说过董事长李晓振被抓,目前也不知道李晓振的相关情况。

22天过去了,李晓振失联事件并无新进展,斯太尔官方再无公布有关李晓振失联的消息。

被刑拘的董事长

与斯太尔董事长李晓振扑朔迷离的状态不同,九有股份的董事长已确认遭到刑拘,此时距离他入主九有股份不满一年。

8月27日,据上市公司九有股份(600462.SH)公告,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同时发布的另外一份公告显示,公司大股东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盛鑫”)所持股份被冻结,共计1.02亿股,占九有股份总股本的19.06%。天津盛鑫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代表即为韩越。

不到一年前,九有股份控股权易主,韩越成为九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韩越的另一身份,是近年来新锐创投春晓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从春晓资本的层面来看,韩越和春晓资本不涉及吸收公众存款,韩越的出事原因是春晓资本所投资的三家P2P平台:君融贷、牛板金和聚财猫。

今年7月,这三家平台相继暴雷;而在此事前后,已经有媒体爆出,春晓资本所投资的平台存在自融自保的行为。针对媒体的报道,春晓资本曾于8月20日发布了一则声明,称所投资的P2P项目和其他被投企业合作属于其之间的市场化行为,不存在所谓的自融情况,并澄清称“春晓资本跑路”信息不实。

然而从奉贤警方的行为来看,春晓资本的声明站不住脚,韩越作为春晓资本的核心人物的确参与到了所投资平台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当中。

截至9月11日,春晓资本官方并未再就此事表态。

跑路的董事长

跑路的“先行者”贾跃亭已经在美国开始了新的事业,但“后来者”王永红却仍旧未出现在公众视野。9月10日,中弘股份在回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实际控制人已经受到深证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目前因商谈重组等事宜其人在香港,联系保持畅通。

被传“跑路”两个月之后,王永红被证实了人在香港的消息属实。

此前,《中国企业家》记者走访中弘大厦时,该大厦的保洁凭直觉判断出“王永红跑了”,原因是中弘股份总部东区国际8号楼大门从里面反锁,旁边在建的中弘大厦也已经停工好久了。

当时的中弘股份身陷泥淖,多个项目陷入停工危机,逾期债务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截至6月22日,各类借款金额已达41.13亿元。彼时,王永红为了拯救中弘股份赴港的消息时有传出。

 

王永红的江西老乡赖小民曾全心全意帮过他,在中弘股份的发展历史上,赖小民掌管的中国华融出力不少,资金风险敞口巨大,他曾安排深圳港桥基金充当白衣骑士,希望对中弘进行重组。但后来赖小民落马,自身难保,王永红失去了最大的靠山。

值得注意的是,王永红还涉及徐翔案,涉嫌操纵股价。私募大佬徐翔在接受审讯过程中供出的涉案上市公司高管中,包括王永红与董秘金洁。2013年,王永红曾提前通过大宗交易抛售股票,而后借由中弘股份高送转、进军手游领域等概念炒热抬升股价、抛售获利。2016年8月16日,中弘股份法人由王永红变更为王继红,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退出董事会。

“他们公司的人说(王永红)就是做市值,然后套现。”某接近中弘集团层面的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称。随着监管部门的行动逐渐深入,“末路狂花”王永红或许即将谢幕。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