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贾跃亭人设坍塌史: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8-10-11 09:23:41 作者: 来源:盒饭财经(daxiongfan)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当一个人被定义为“东郭先生和狼”中的狼、“农夫与蛇”中的蛇、腾挪资本掏空上市公司、挪用子公司资金致其濒临破产、拖欠众多供应商款项不还、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他还是否有资本东山再起。

当然,你知道这个人是贾跃亭。

贾跃亭如同是证明人性复杂这个古老命题的一个存在。他究竟是失败的梦想家,还是高明的骗子;到底是真心希望成为汽车、电视、手机等领域的颠覆者,还只是为了制造概念托起二级市场股价;他是套路了别人,还是让别人套路了。或者这些矛盾之处,本身就是他的一体两面?这需要更详细的事实性信息来佐证。

没有一个人的形象是一次塑成的。贾跃亭的人设是怎样从“nobody”到“贾布斯”又变成“老赖”的?

神像的剥落

2010年8月12日,视频网站优酷、土豆还在烧钱亏损,一家名为乐视网(300104)的视频网站净利润已达到7021万元,并被冠以“网络视频第一股”登陆A股创业板。

这也是“贾跃亭”三个字真正开始被媒体关注的时刻,谁也不曾想到,这个从偏远小县城走出的青年,能在6年时间内把乐视网推向资本市场。

企业家圈子也有若隐若现的鄙视链,巨咖、大咖、小咖之间有看不见的围栏,而此时的贾跃亭,还处在边缘地带。他既非传统大佬,也不是新经济英雄。

直到2012年,乐视突然成为客厅互联网战争中最大的变量。这一年的9月19日,乐视超级电视概念首次亮相,乐视成为全球第一家进入电视领域的视频公司时,这也是他第一次被称为“大忽悠”的时候,投资者迅速卖空乐视网的股票,接下来三个月内,股价缩水四成。

但是超级电视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也是电视行业互联网化相对成熟的第一款产品,不喜欢贾的人依然不喜欢,但也开始有人将他视为颠覆者。

2014年,乐视网市值冲破410亿元人民币,成为创业板市值最高的公司,而贾跃亭成为“创业板首富”,甚至多家机构预测乐视网未来市值超千亿。

到了年底,贾跃亭宣布乐视成为首家造车的互联网公司,不久,他在发布会上热泪盈眶,在一页页PPT投映的屏幕背景前,贾跃亭张开双臂,激动地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梦想永远是最好的春药,此刻 “贾布斯”的人设此刻呼之欲出了,成千上万的拥趸曾在发布会现场为他呐喊、鼓掌,而在股市中,还有更多的人为他的梦想买单。

不过,贾布斯从来没有站稳过。从上市开始,就不断受到财务、商业模式等方面的质疑,但随着乐视生态体系的完善,业绩高速增长,财报越来越亮眼,质疑声此刻已不是主流。

可他还是没站稳,就在2014年6月初,贾悄然出国,宣称要“布局海外战略”,对外公布的归期也从7月拖到9月,直到在海外逗留5个多月后,才正式归来。

贾跃亭出国的时间点,恰巧与山西高官落马时间重合,这令乐视在5个多月里深陷负面传闻之中,期间,他虽然通过邮件、公开信、电话采访以及微博等形式,向公众传递自己的信息,但仍然不能阻止外界的猜测,而一拖再拖的归期,也让他刚建立起的形象摇摇欲坠,神像上的金漆在铺天盖的新闻里一点点剥落。

令人称奇的是,当时乐视网内部并未出现震荡,不仅高管层稳定,还吸引了一批精英高管加盟,包括当时的魅族副总裁马麟、魅族营销副总裁莫翠天、联想集团副总裁冯幸、前搜狐销售部渠道中心总经理张旻翚、前搜狐副总编何毅、央视主持人刘建宏等等。

在海外半年的贾跃亭,挖来了美国几乎一半的电动系统科学家、院士和技术专家,整个乐视美国团队人数从三四十人增长至两百多人,而他带着造车梦归国后,身边也有一众高官们群星围绕,这才使外界的各种传言被按下暂停键。

可见,在当时的时点上,贾还是具备可追随的魅力。

同时被按下暂停的,还有乐视的股价,当年10月底,乐视网停牌前的市值已跌去三分之一,至281.88亿元。

走入“魔坛”,极速坍塌

2015年感恩节这一天,贾跃亭发表内部信《主宰自己,蒙眼狂奔,就会成为生态时代最亮那颗星》,他依旧激动地写下:“我们做了很多颠覆的事情,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相信只要我们始终带着‘2’的精神蒙眼狂奔,不忘初心,执着向前,梦想就会实现。”

蒙眼狂奔成为贾跃亭为2015年冠上的关键词,此外,还有同年3月乐视音乐成立时,贾跃亭喊出的“生态化反”,以及4月乐视超级手机正式发布时,贾写给苹果信中的“开放的闭环”,都成为这一年互联网界流行词,简直是不明觉厉。这一年,贾跃亭还拿下了易到。

贾真正提振内部信心,吸收外部人才,是在2015年4月15日。这一天,乐视召开了主题为“触摸未来”的LePar超级合伙人峰会,为“超级合伙人”提供前向、后向、衍生、资本四重收益模式,官方说法是,未来三年可分享预计价值850亿的5%股权。这是贾跃亭希望拿出自己持有乐视股权来激励“乐视全球合伙人”的信号。

这几场发布会再次掀起了外界对乐视的质疑——饼画的太大了。蒙眼狂奔的乐视四处开花,在视频、影业、电视、手机、云计算、汽车、金融等领域重金砸入,贾跃亭喊着梦想,在资本市场通过增发、发行债券、银行借款等方式不断融资,以补缺漏。

\

2016年上半年,乐视体育旗下的版权已接近300多项,并完成B轮融资,估值215亿元,投资方的名单中,包括孙红雷、刘涛、霍思燕、杜江、陈坤、周迅等11位明星。

贾跃亭的号召力越来越强,圈子越来越大,他还加入了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似乎曾经有多少质疑就会转化为多少信赖。

“资金链断裂”风波成为贾跃亭人设坍塌的转折点。

乐视的高光时刻止于此。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内部公开信,承认乐视存在资金链紧绷问题。一时间,乐视总部挤满了催债的人。

2017年4月,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发布的公开信,给风雨飘摇中的乐视一次暴击,信中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短短数日内,乐视方与周航在社交媒体上相互交战多次。

与此同时,乐视管理层大换血,十数名高管陆续离职,曾经因贾跃亭的梦想而聚集起的一批人就此四散,贾本人也辞去总经理职务。

7月,贾跃亭飞往洛杉矶,外界调侃“贾跃亭度过了最大的难关——中国海关”,这极大地打击了乐视债权人对贾跃亭的信心,媒体对于贾跃亭的批评声也抖增,乐视总部讨债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各个机构都通过社交媒体、法院向乐视“讨债”。

贾跃亭则在公开信中表示,“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如果说这封信也许让一些人为之动恻隐之情,还依然相信贾跃亭会“还钱”,那么4个月后,乐视网的公告让这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贾跃亭说对不起,无法兑现承诺。

\

犹记得2017年1月,孙宏斌和贾跃亭共同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时,孙宏斌如此形容他和贾跃亭的关系:“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根据孙宏斌回忆,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没想到好基友不到8个月就反目了,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上,已成为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谈到贾跃亭时数度哽咽,称此前一再建议贾断臂求生”,结果对方“连一片羽毛都不愿失去”。

如果完整看完孙宏斌的发言,就会发现他对贾的评价还留有一定余地,但透露出的信号显然是双方已经反目。

堕入深渊

人设坍塌的速度比建立的速度快多了。贾跃亭一边说“下周回国”,一边又没有任何行动,这衍生出了不少段子。他在网友口中的称呼从“贾布斯”,变成了“下周回国”。

此外,他因欠债近5亿元,纽约时报将他列入“老赖”名单第一人。而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贾跃亭被三次列入“老赖”名单,到2017年12月,“失信人”贾跃亭涉及7起未执行案件。

北京证监局还曾发布通告,责令乐视网前任董事长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解决公司问题,最终,贾跃亭也没能在国内现身,其妻子甘薇从美国抵京后宣布自己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

就在大众关注贾跃亭的“老赖”问题时,贾控制的法拉第未来公司(FF)不断有融资消息传出,投资方包括李泽楷、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等。但这两方均否认投资FF,这样的融资烟雾在贾跃亭诚信方面再度捅开了口子。

有网友称,2017年一半的头条都给了贾跃亭,他的信用已经几近破产了。

该还的未还,该造的还在造。今年2月,已经与乐视再无“瓜葛”的贾跃亭在法拉第未来供应商大会上表示,FF已完成15亿美元的融资,基本满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权融资需求。目前,公司正全力以赴为FF91量产而努力,FF91也将在2018年底前交付。

3月,FF位于位于美国加州的工厂传来开工消息,FF在京沪也传出招聘消息,连续跌停的乐视网竟也放量涨停。

本来以为他基本上已被逐出江湖了,没想到还能再次拿到老江湖的钱。

6月,贾跃亭的FF拿到了恒大的融资,许家印还为FF91亲自站台,这被视为贾跃亭起死回生的支点。然而10月7日,黄金周最后一天突然爆出猛料,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了一则公告,措辞严厉如同檄文。指责贾跃亭耗尽恒大8亿美元后(约55亿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于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这距离恒大健康以收购香港时颖公司股权的方式,曲线入股法拉第未来还不到4个月。

曾经战友张昭的指责,被收购对象周航的愤怒、白衣骑士孙宏斌的眼泪、接盘侠许家印的翻脸…..这个曾经以产品狂人自居的创业者,为何会得罪了几乎所有人呢?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