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陈春花:变幻莫测的今天,我有4个管理建议

2018-11-07 11:17:30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导读:技术的进步将我们推向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让我们既焦虑又兴奋,它变幻莫测,又充满机遇。只有看清其中的变化,才能在新时代掌握组织管理的逻辑。

1、看清世界的一系列变化

1.时代的三个特征

在技术的推动下,从2012年开始,我们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时代,我们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我沿着组织管理这条脉络去展开组织如何面对不确定性。

新时代的特征需要我们认真地关注。这是一个令人又焦虑又兴奋的时代,因为它有三个特别的特征:

(1)21世纪的社会寻找由个性化、自由及责任感组成的新混合体。

(2)价值重构并不意味着把所有的习惯都抛弃掉,而是要学习将更高的速度、信息传递以及生产力转移到新的机构、价值、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中去。

(3)在技术的推动下,更多不可想象的概念变成了现实,我们和世界共生成长,而我们正是这个世界的重的一部分。

2.三个视角理解我们与时代的关系

同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该如何看待自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如果不能很好地去看自己,就没法理解我们和这个时代的关系。这里有三个视角:

(1)有三种事物对国际化影响巨大却和文化、语言没有必然联系,那就是网络、技术标准和社会基本价值观。

很多时候我们会担心,这个时代之间是不是有很大的文化差异、冲突,或者语言上的障碍?

上个月,我在美国发布我的英文书《The Way to Take the Lead》,当时美国的听众就问了一个问题:我们在管理当中是不是将来有很大的文化差异?我就跟他讲,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文化差异,而是代际差异,就是你可能没办法和年轻人交流,这个变得更重要。

今天我们看全球环境,看中美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基本的认知差异比较大,我们对于技术标准的理解差异比较大,才会有今天的这个情形。

(2)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调共生与协同,如果你不能在全球的背景下共生和协同,而只是考虑一方利益时,就会产生巨大的冲突。

(3)我们拥有一个良好的背景——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它吞吐要素的能力越来越强。这是我们今天看待自己要立足的基本认知。

3. 互联网时代特征:个体自我独立,万物互联一体

我们有这样的认知,就要知道未来发生什么,我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叫《2052》。这本书讲到2052年,世界会面临什么。其中有几个观点:

(1)从现在到未来,最大的变化是从不可持续发展转向可持续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东西都会被调整。

(2)物质和非物质的变化,会组成一个2052的时代精神。换个角度来说,到了2052年,人所具备的精神状态、价值和他所追求的一些东西,是由物质和非物质之间的组合得到的。

1.jpg

这些变化会导致我们对很多东西的认知在今天发生调整。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和以前不太一样。我们在无处不在的互联网之中,没有人可以逃离彼此之间的关联和影响。我觉得《道德经》最能让我们理解今天这个时代,《道德经》告诉你个体自我独立,但是万物互联一体,这就是互联网时代最主要的特征。

2、知识革命时代来临 ,识将成为经济、社会成功的决定性因素

1.新时代特征的四个关键词

如果我们以这个概念去理解新时代的特征,就会有四个关键词:

(1)个性化;

(2)共生性;

(3)整体性;

(4)可持续。

当新时代有这些特征时,我们就要理解新时代的驱动要素到底是什么。我想,德鲁克的一段话,大概能表达我的意思。他说:「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知识一直被视为「道」的存在,但几乎一夜之间,它就变成「器」的存在,从而成为一种资源,一种实用利器。」

2.百年管理革命的三个阶段

德鲁克回顾一百年来管理革命的变化,他把它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知识运用于生产工具、生产流程和产品的创新,从而产生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的开始,产生了巨大的财富积累。

第二阶段,知识以其被赋予的新的含义开始被应用于工作之中,引发了「生产力革命」。

自泰勒《科学管理原理》将其知识运用于工作至今,发达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平均已提高50倍。

第三阶段,知识正被应用于知识本身,这就是「管理革命」。当管理本身的革命出现时,它要解决的不是体力劳动生产率的提升,而是非体力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的技术和知识驱动的技术创新。

所以过去的一百年,知识运用的这三个最重要的阶段推动了工业革命巨大的发展。

3.「知识革命」时代来临

我认为知识革命驱动变革的第四阶段来了,知识更具生产力,知识正被应用于系统化的创新。这就是「知识革命」。它不再放在工具中、流程中、管理革命中或者体制中,反而它自己成为生产力要素。当知识成为生产力要素时,它的应用就变成了系统化的创新。

当知识革命来临时,知识会成为新时代最主要的驱动要素而且知识的生产力日益成为经济与社会成功,以及整体经济表现的决定性因素。很多传统企业觉得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对技术的理解还不够,互联网的技术不仅仅是在虚拟和实体之间转换,更重要的是用技术标准穿透整个商业。当用技术标准穿透整个商业时,知识就在里面起了巨大的作用。

当「知识革命」时代来临,我们就要做很多调整。在管理领域,很重要的调整就是管理价值要回归,回归到我们如何用知识武装整个管理。很多人给「知识」下定义,我比较喜欢德鲁克的定义,他说:「知识是一种影响未来行为的潜在能力」。按照这个概念,我们会发现整个知识流,会沿着数据、信息、认知、行动(反射)到智慧形成知识流动链。我在之前的文章《知识革命时代,唯有组织学习》也和大家详细探讨过。

4.组织管理的四个巨变

所以你就发现今天组织管理发生了巨变。

(1)以前目标大过个人,所以个人必须服从目标。但今天,组织目标必须涵盖个人目标。

(2)以前组织大过个人,但今天个体非常强大。

(3)以前组织可以相对封闭,形成自己的小环境,完全可以超越环境,但今天环境是不确定的。

(4)以前组织可以超越变化,但今天变化不可预测。

3、新时代组织管理的4个基本逻辑

当发生这一系列变化时,我们在管理中,就要有几个很重要的回归。

1.从管控到赋能

不能仅仅做管控,仅仅去实现目标,更重要的是,让人在组织中有意义,这是对管理一个很大的挑战。

我们必须要解决人与事之间创造价值的问题,关键在于怎么解决人浮于事和虚假忙碌的问题。很多人显得很忙很努力,甚至很多人谈碎片化。但我一向认为不需要讨论这个,如果你对责任有认知,对权力利益分配是明确的,那就一定能激活所有人。当人不断被激活时,强大的人不断加盟进来,组织的力量就会变得非常强大。所以今天职场中最重要的场景就是为所有人「赋能」。

2.从胜任力到创造力

学过人力资源的人都知道,我们要寻找能够胜任的人,但今天在人力资源中要寻找有创造力的人。企业最重要的价值源于创造力,而企业持续的创造力依赖于员工的持续创造力。这需要我们给员工不断设计角色,不断给他平台,不断给他机会,让更多人参与到组织绩效中来。如果我们不愿意给角色,就没有机会上个体成长。

3.从个体价值到集合智慧

管理必须从个体价值到集合智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回答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人有意义。这和以往的管理不太一样,以前管理是怎么让目标得以实现,但今天,我们在目标得以实现中,要回答如何让人有意义。

面对未来,管理者需要做三件事:

(1)要有能够给团队成员描述愿景的能力;

(2)要让组织的每一个员工看到更优秀的东西;

(3)要不断提升员工认知水平和认知能力。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们就要不断和员工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这种信任的关系就是我们能不能一起得到成长,并且拥有各自的绩效。员工需要集合智慧的平台,在集合智慧的平台上,个体的价值才会被放大。在集合智慧中,组织才能驾驭不确定性。

4.知识革命时代,唯有组织学习

这个时代最主要的驱动力量来源于知识,在知识革命时代,只有组织学习才可以应对。知识革命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它淘汰的不再是工具,反而是人。如果你的学习不够,就会被淘汰。我们一直讨论,机器人是不是会淘汰人?我认为不是机器人淘汰人,是你能不能用知识驱动自己,否则就会被淘汰。如果我们不想被淘汰,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点,唯有融会贯通。一位英国著名的小说家写的小说总是被别人称赞,大家就问他,为什么你的小说写得总是那么好,他说,唯有融会贯通。我深受这句话的启发,我想把这句话用在今天,我们称之为新时代的时间点上取得自己的位置,那你也唯有融会贯通。

第二点,唯有终身学习。我们必须终身去学习,因为我们身处知识驱动的世界。我把学习能力分为三种能力:

(1)基本学习能力,就是我们所学的基础知识。

(2)过程学习能力,就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学习,不断交流。

(3)综合运用能力,就是如果我们没有能力综合运用,就不算很好的学习。

第三点,唯有突破自我极限。我们要不断打破极限,比如我自己,我在不断地跨界,比如回到企业中,又跨到学界,我进入不同的领域,做不同的事情,比如说写随笔,甚至写歌词。为什么我要不断训练这些,原因就在于,只有不断打破极限才能融入这个变化的时代。

但是想突破自我极限有三个障碍:

(1)自我,无法摆正对别人、对外界的关系。

(2)事实,我们常常认为,我们依照自己信仰的真理,但信仰的真理与真理之间永远有差距。

(3)经验,当经验不变而事物改变时,经验就成为了绊脚石。

从这个逻辑去看,经理人的角色就会改变。之前经理人的角色是为下属的工作绩效和大家的业绩负责的人,但今天经理人的角色是为知识的运用及其表现负责的人。如果他没有能力运用知识去表现,今天他几乎不能成为一个经理人。这种角色的转变,恰恰是对我们整个管理提出的根本性的要求。

对我来讲,我更强调管理者角色的转变。大家如果熟悉我做的研究的话,从《激活个体》开始,一直到《激活组织》,再到我最近发布的新书《共生》,我一直都在强调领导者角色的转变。如果领导者不能做非常大的转变,就没办法带领组织接受这个时代对我们提出的要求。

所以在《共生》这本书里,我强调今天的组织领导,必须成为一个「无为」的领导,不是你什么都不做,而是你能不能让所有人都发挥作用。这个「无为」的概念就在《道德经》里,《道德经》讲无为而有为时是指,你不需要做什么,不意味着你不做什么,而意味着你能不能和你发生关联的人都产生作用,如果你能让和你发生关联的人都产生作用,你反而是最具领导力作用的领导者。

在今天,牵引陪伴、协同管理、协助赋能变得更重要,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能因应这个新时代给我们的管理机会。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