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裁员、贷款、卖资产,酷派自救

2018-12-06 09:26:05 作者: 来源:经济观察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2018年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酷派集团(2369.HK)还未能公告2017年年报,其在12月5日公告了2017年业绩,经营情况依然不理想。业绩公告显示,酷派集团2017年收入为33.78亿港元,同比下降57.61%,归属上市公司亏损额度为26.74亿港元,亏损收窄了38.93%。

酷派集团2017年的收入结构中,销售移动电话和相关配件占比96.62%,无线应用服务占比2.55%,融资服务占比0.83%。

2018年4月份酷派集团才公告2016年年报,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年内亏损44.01亿港元。

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酷派集团的资产净值为35.38亿港元,2017年业绩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资产净值仅为7.89亿港元,如果酷派集团不能及时走出经营困境,很快资产净值沦为负数。

酷派集团在苦苦挣扎,裁员、甩卖资产、贷款,这些自救手段全用上了。

经营困境

酷派集团目前尚在停牌中,停牌时间已经超过一年,酷派集团称,公司一直在与第三方机构努力以期能复牌交易。

曾经与华为并称为国内手机界“中华酷联”(指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四个品牌)的酷派,不到三年的时间,与乐视由牵手到分道扬镳(2015年6月,乐视系买入酷派集团18%的股份,2018年1月11日,酷派集团公告,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将持有的10.95%的酷派集团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有限公司,至此,乐视系完全退出酷派集团),再加上手机行业的激烈竞争,内忧外患,跟华为的差距越拉越大。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6年时,酷派品牌的销量还能排在中国手机品牌的第9名,2017年时已经下滑到11名,2018年很有可能继续下滑。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18年10月中国手机品牌销量,酷派连前20名都没能挤进去。

截至2017年末,酷派集团的应付贸易账款为7.56亿港元,应付票据为4593万港元,已经要靠借新债还旧债,已有债权方起诉酷派逾期不还钱。2017年,酷派集团的供应商提出民事申诉,要求酷派立即偿还逾期应付账款2.05亿港元,截止目前,该民事申诉的仲裁程序还未了结。

2017年,酷派集团的毛利率为-9.43%,对比2016年有所下滑,这跟2017年酷派加速出售滞销存货有关。但酷派同时在业绩公告中承认,2017年中国和东南亚市场的销量还是下滑,公司再砍可能产生亏损的产品。

海外市场是酷派的重心,2017年的业绩数据显示,海外收入为19.01亿港元,中国大陆收入为14.76亿港元,海外收入占比超过50%。为节省成本,2017年酷派曾被爆将在中国区招聘的全部应届生解约。但过去想轻装上阵、发力海外市场的酷派,现在又要想办法是否能在国内市场分羹。酷派集团在2017年业绩公告中称:“考虑到预期于中国大陆第五代无线系统市场产生之潜在商业机会,正重新审视在中国大陆的营运策略、与各种渠道商伙伴拓展合作并采取措施以加强生产成本及开支的成本管控。”

对于新兴的AI浪潮,酷派也试图追风,2017年酷派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

大动作自救

省钱和筹钱,成了酷派继续走路的两条腿。

2016年底酷派的员工人数为4504人,当年员工的工资成本为6.97亿港元。2017年底,员工人数下降到1421人,一年时间裁员三分之二,2017年员工的工资成本为5.48亿港元。

酷派集团在业绩公告中透露,2017年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因为发行可转换债券,收取建议安排按金5800万港元。

经过与银行磋商,一家中国的银行在2018年7月确认愿意重续酷派的短期银行贷款合计4800万港元。酷派也向股东借钱,2018年5月,酷派与股东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协议,京基集团最多贷给酷派人民币5亿元用于经营,贷款期限为12个月,年利率为6.5%。

甩卖资产的动作还在继续。2018年7月25日,酷派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2018年7月30日,酷派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这两项交易的方式均是现金,均有希望在2018年底完成交割。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