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新三板摘牌渝企四宗“最” 饱含资本市场酸甜苦辣

2018-12-06 14:34:31 作者: 来源:重庆商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被称为与沪深交易所并列的中国三大证券交易场所之一。截至今年12月5日,挂牌企业达到10777家,其中重庆企业达到132家。

与企业挂牌数量众多相对应,摘牌企业也不少。自2016年,渝企东田药业从新三板摘牌以来,已经累计有24家渝企摘牌。另外,正在走摘牌程序和将被强制摘牌的,还有6家。

摘牌后的那些渝企生存状态如何?是否达到了摘牌时所说的战略规划调整等要求?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这些渝企各有酸甜苦辣。

 长江材料

最心酸

IPO过会

却未拿到发行批文

通过IPO发审会大考,对大多数企业,可谓是跳龙门。

重庆长江造型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长江材料833138)去年11月14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后,从而于当年12月20日,从新三板摘牌。

时隔一年多,长江材料发行上市仍无动静,原因是临门一脚欠缺——没有拿到发行批文。

过会后一直没有封卷

据了解,正常情况下,企业通过发审会后,要获得IPO批文,需要解决上会时的遗留问题。

发审会上,发审委会提出一些问题,被提问的企业属于有条件过会,需要进一步补充、核实资料,等待证监会发审委答复。只有等到保荐代表人封卷后,证监会才会给出IPO批文,拿到批文后才能进行发行上市。

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不符合发行条件的事项,企业可能面临重新上会,甚至拿不到IPO批文。而长江材料一直没有封卷。

长江材料去年11月14日过会当日,发审委关注了两个重要问题:一是关于设计专利诉讼的情况。二是报告期内,发生3起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

 竞争对手向其索赔9400万

对于长江材料来说,专利诉讼问题尤其重要。这起专利诉讼,牵涉到长江材料的核心业务:2017年初,竞争对手之一北京仁创发展有限公司,以长江材料旗下子公司昆山长江、十堰长江,侵犯其“湿态覆膜砂及其制备工艺”发明专利为由,分别在苏州、襄阳起诉。两案加起来,仁创发展对长江材料两个子公司的索赔额为9400万元,而招股书显示,2016年长江材料扣非后净利润为9138万元。

 两年以后或迎转机

长江材料是一家主要生产覆膜砂、再生砂、铸造辅料和石油支撑剂的企业,实际控制人为熊鹰、熊杰兄弟。

长江材料招股说明书显示,国内年产10万吨级以上的覆膜砂生产企业有十余家,其中就包括长江材料和北京仁创集团。

仁创集团是仁创生态(835908已摘牌的新三板企业)第一大股东,而仁创发展是仁创生态的子公司。仁创发展和长江材料,是直接的竞争对手。

由于仁创发展的起诉涉及到长江材料的核心业务,而且此时仁创发展不断追加索赔额,这令长江材料上市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发明专利的保护年限为20年,因此,仁创发展的发明专利可能在2年后到期,长江材料或许在两年后迎来转机。

 东田药业

最甘甜

战投加入

老板获6800万天价款

世上已无东田药业,东田药业引进了战略投资者,现为重庆神奇药业。田秀东等三位原股东无疑是众多新三板渝企股东中最幸运的人,在2016年企业估值最高时激流勇退,出让控股权,并拿到6800万元补偿款,还在原公司里保留了部分股份。

三位股东获补偿6800万元

2015年11月24日,重庆东田药业挂牌新三板,当时注册资本2505万元,三位股东田秀东占66.83%,陈富荣占20%,田晶占13.17%。

2016年6月30日,正当新三板如火如荼之时,东田药业完成了摘牌,挂牌时间只有7个月,一时间轰动了重庆资本界。

当时东田药业公告称,摘牌原因为计划引进战略投资者实施并购和战略合作的统一整合。根据公司未来发展的需求而进行的。当年9月,神奇制药(600613)公告,全资子公司累计投资1.48亿元,控股东田药业80%的股份。在完成增资及股份转让后,重庆东田药业原有股东田秀东、陈富荣、田晶,分两次按照各自股权比例,得到了退市补偿费6800万元。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认为,当时6800万元补偿款,除了有对东田药业资产的补偿外,还应包含了新三板壳费(东田药业摘牌退市)的补偿,如今看来属于天价。目前,原有股东田秀东、陈富荣、田晶,仍持股重庆神奇药业,比例分别为12.7%、4%、3.3%。

东田药业属于亏损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原重庆东田药业成立于1996年2月,公司地处中国著名的“黄连之乡”石柱县,长期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妇炎康复片为龙头产品。根据2015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1515.44万元,净利润亏损370多万元,从2013年以来呈现直线下滑的趋势。2016年前4个月,营业收入742.07万元,净利润亏损近600万元,达到598.62万元。

由于重庆东田药业新建GMP基地,导致大幅举债,资产负债率高企,而三位股东持有的重庆东田药业100%股份全部质押给银行,资金紧张,2016年田秀东等三位股东出让控股权,也是从大局考虑。

知情人士介绍,当时贵州神奇投资看中的是原重庆东田药业的现成GMP生产基地,还有2个龙头品种,妇炎康复片以及治疗Ⅱ型糖尿病及血管并发症的国家六类新药五黄养阴颗粒。12月4日,记者致电石柱县重庆神奇药业,有关人士表示,现在是支总(支太康)在负责,田总(田秀东)来的次数较少。

 博浪股份

最苦闷

经营不佳

公司被列“老赖”

在24家新三板摘牌渝企中,22家属于按照程序申请摘牌企业,而凌达汽车和ST博浪,两家因未披露定期报告,属于被强制摘牌的企业。

ST博浪全称为重庆博浪塑胶股份有限公司(博浪股份),也是唯一一家戴帽摘牌渝企,已经成为失信的被执行人。

未按时披露年报被强制摘牌

博浪股份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1900万元,主要产品为塑料薄膜及塑料薄膜制品,实际控制人为陈光玲、金锋。

博浪股份2016年营业收入为9272.6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9.7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6.15万元;基本每股收益为-0.15元,上年同期0.09元。

截至2016年,博浪股份资产总计为1.91亿元,较上年期末增加25.28%;资产负债率为86.28%,较上年期末81.01%,增长5.27个百分点。

因2016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于2017年7月4日戴上ST帽子。

2017年上半年,博浪股份营收7018万元,同比增长45.46%,净利润41.97万元。由于ST博浪按照规定期限,未披露2017年年报,于2018年7月9日被新三板强制摘牌。

希望各方给予支持

由于已经从新三板摘牌,博浪股份最近具体经营情况不得而知。

有投行人士指出,由于博浪股份是从新三板强制摘牌,需要的程序和费用,与正常申请摘牌相比,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全国法院被执行人网站显示,博浪股份近日因一起案件,被列为失信的被执行人。

该项发布为今年11月27日,执行法院为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8年8月27日,生效法律文书为(2017)渝05民初1711号,要求博浪股份向武汉市武钢北湖汉申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货款本金。

该资料显示,博浪股份已于2018年2月5日前偿还货款本金27.51万元(已履行),但剩余货款本金及利息未支付。

据接近博浪股份的银行人士介绍,博浪股份产品本身品质不错,也有销路,为格力电器等知名企业青睐,但由于资金链紧张,原材料供应不畅,导致博浪股份近年来经营较为困难,希望各方多多关心企业,给予支持。

协信天骄

最麻辣

遇股权纠纷

借壳狮头股份夭折

今年3月26日,重庆协信旗下A股上市公司狮头股份(600539)公告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初步确定为重庆天骄股份,但由于3月12日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海融天持有的公司3511.27万股被司法冻结,对推动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产生了一定的不确定性。交易双方认为目前继续推动重组的条件不够成熟,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据了解,天骄股份为新三板挂牌渝企,为重庆协信旗下物业资产,2018年3月6日从新三板摘牌,就是为了注入狮头股份借壳上市。

股权纠纷导致天骄借壳失败

天骄股份总股本4984.78万元,实际控制人为吴旭。天骄股份为重庆协信旗下物业资产,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4.83亿元,净利润4285万元;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2亿元,同比增长36.88%,净利润3282.49万元,同比增长64.53%。

天骄股份2016年1月28日挂牌新三板,2018年3月6日从新三板摘牌,摘牌理由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规划调整的需要。

对天骄股份借壳失败,狮头股份当时表示,各方积极推动本次重组,但由于2018年3月12日,狮头股份控股股东苏州海融天持有的狮头股份3511.2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司法冻结,本次司法冻结的事项是在原苏州海融天实控人陈海昌控制期间,由苏州海融天与原告王东签署的合同引起的纠纷,原苏州海融天实际控制人陈海昌正在积极解决上述纠纷事项。

上述事项未影响狮头股份正常生产经营,但该事项及相关诉讼发生时间与推动本次重组的关键阶段重合,对推动本次重组产生了一定的不确定性。上述司法冻结相关诉讼原告王东已撤销诉讼,随后将按照相关规定办理苏州海融天所持本公司股份的解除司法冻结手续。

入主狮头成本超过10亿元

据了解,狮头股份作为山西曾经的知名水泥企业,也是全国首家完全按照“核准制”发行上市的企业,由于近年来公司水泥业务经营业绩持续低迷,原大股东太原国资委旗下的狮头集团选择卖壳退出,最终置换出水泥资产。

2017年7月,房企重庆协信以5.05亿元,收购了陈海昌控制的苏州海融天100%股权,苏州海融天为狮头股份第一大股东,当时持有2691.27万股,重庆协信从而间接成为狮头股份第一大股东。

之后,通过持续大手笔增持,重庆协信方面如今已合计持有上市公司狮头股份27.82%的股权,最终,吴旭成为实际控制人。重庆协信入主狮头股份的成本超过了10亿元。

资料显示,重庆协信及实控人吴旭旗下主要有产业地产、商业地产和物业管理等多个资产板块,近年来也一直希望能够实现整体或分拆上市。

房地产行业目前要想通过正规渠道上市很难,因此重庆协信拟将企业优质物业公司天骄股份注入上市公司狮头股份,进而完成曲线借壳。

但天骄股份今年从新三板摘牌后,借壳狮头股份未能完成。天眼查显示,天骄股份今年6月21日法定代表人变更,由原来的曹志东变更为汪香澄。

今年8月28日,上市公司狮头股份也由曹志东变为吴旭。华龙证券投资顾问牛阳认为,协信实控人吴旭亲自出任董事长,预计将依托狮头股份平台,进行新的资本运作。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