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2018主播职业报告:20%月收入过万 东北的最能吃苦

2019-01-09 12:17:37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摘要
【2018主播职业报告:20%月收入过万 东北的最能吃苦】QQ浏览器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国企、公务员、教师、医生,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在90后眼中不再是香饽饽,在他们向往的职业中,有54%的被调查者选择了主播/网红。(每日经济新闻)

QQ浏览器在2016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国企、公务员、教师、医生,这些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在90后眼中不再是香饽饽,在他们向往的职业中,有54%的被调查者选择了主播/网红。

一年多时间过去,主播行业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每经小编注意到,1月8日,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了《2018主播职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通过对超过万名网友、五千多名主播的抽样问卷调查发现,网络主播已被公认为是一种职业。网络主播这一职业具有年轻化、收入稳定、职业门槛较高、工作强度大、女性从业人数多五大特点。

21%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过万

《报告》称,根据CNNIC数据,截至2018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直播趋于普及和大众化。在超过万名受访用户中,有84.8%表示看过网络直播,看过直播的用户中超过54.0%表示经常看直播。

数据显示,直播这一娱乐消费形式用户粘性极强,66.2%用户每次看直播时长超过30分钟,44.9%用户每天看直播超过1小时。男性对于直播更感兴趣,68.4%男性用户每天观看直播时长超过30分钟,女性为60.2%。每天观看直播超过30分钟的用户中,90后占52.7%,80后占24.5%,95后占15.7%。

职业化的一个显著的标志是从业者可以通过这项职业获得稳定的收入。 《报告》显示,职业主播的收入远高于兼职主播,9.6%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经济越发达、年轻人口比例越高的省市高收入主播占比越高,月收入超过万元的主播占比最高的TOP5省市为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内蒙古,占比分别为29.1%,24.7%,21.4%,21.2%,18.3%。

根据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市统计局2018年5月发布的数据,2017年度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为101599元(又称社会平均工资),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职业主播的收入高于平均职业收入,5个职业主播中就有1名主播月入过万。

每经小编注意到,更高的学历也有助于提高主播的收入。 《报告》显示,36.6%的研究生以上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26.6%的本科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16.1%大专学历主播月收入过万。

东北的主播最能吃苦

可别觉得主播的钱好赚。 由于观看直播用户的高峰时期均在闲暇时间,如下班后,因此主播的工作时长通常在晚上。数据显示,44.2%的主播会在19:00-24:00直播,60.1%的职业主播在这一时段直播。在直播时长方面,17.3%的职业主播每天直播时长超过8小时。男性主播比女性主播能吃苦,10.6%的男性主播每天直播时长超过8小时,女性这一比例为5.5%。

同时,为了能够争取更多的直播时间,很多主播牺牲了节假日甚至是吃饭的时间。超过七成主播表示每天三餐无法按时保证,80.4%主播表示会在法定节假日直播,93.9%职业主播会在法定节假日直播。以东北三省为代表的北方主播更能吃苦,每天直播超过8小时的主播占比最高的TOP5省市为黑龙江、北京、辽宁、吉林、山西,占比分别为15.3%,14.6%,11.2%,9.8%,9.0%。

受访主播表示,主播职业前三大职场压力分别为“主播竞争激烈”、“粉丝流动性高”、“收入不稳定”。由于长期熬夜直播、节假日无法正常休息、三餐不规律,困扰主播的三大职业病为“失眠”、“腰颈椎不好”、“用嗓过度”。

根据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主播中近七成为单身,单身率高达68.8%,职业主播单身率接近八成,高达79.5%。

尽管多数主播得到了社会的认可,也有不少主播表示家人、朋友反对自己做主播。其中最反对家人、朋友做直播的TOP5省市为山东、内蒙古、甘肃、陕西、北京,反对比为28.6%,19.5%,18.6%,13.8%,13.6%。

对家人、朋友做主播支持率最高的TOP5省市恰好也是主播分布较多的地方,分别为吉林、辽宁、黑龙江、山西、天津,支持占比分别为72.0%,70.2%,69.4%,65.2%,63.6%。

高薪主播跳槽或面临天价赔偿

获得了名气之后,许多主播想要更高的收入,往往会选择“跳槽”——换一个直播平台。但从近半年发生的一些案例来看,主播“跳槽”需谨慎:

去年下半年,被称为“王者荣耀第一人”的主播“嗨氏”因为违约跳槽被判赔4900万元。

不久前,斗鱼和主播曹海的1.46亿巨额“分手费”引起业内哗然。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斗鱼2018年9月24日向法院提出申请变更诉讼请求,要求曹海支付的违约金达到1.46亿元。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而就在新年第一天,熊猫直播也公开表示主播刘万鑫违约,要求3000万元赔偿。

图片来源:熊猫TV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一位资深直播行业人士表示,很多主播违约跳槽案件目前没有定论,不少索赔的金额都非常高,最后判赔也高,但是他透露,“最后的赔偿也就那么回事儿,比如曹海,也不可能给1.46亿,可能最后双方谈谈和解,高额罚款主要是震慑作用,平台主要还是想震慑主播,签头部主播成本高,资源也都向主播倾斜,想走就走太肆意妄为了”。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虽然判赔平台可能最终不能完全拿到,但是一旦法院判决下来,那么主播基本不能在其他平台直播,“比如曹海,虽然他和斗鱼闹翻,但是最后就算要回去,在商言商,也能给斗鱼带来人气”。

公开信息显示,很多主播虽然被法院判赔,但是并没有给钱。据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法院2018年12月发布的执行裁定书,由于曹海未执行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虎牙向法院申请立案执行,但法院调查中未发现曹海名下的存款、车辆、房产等财产的证据或线索,最终依法终结了该次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违约跳槽的结局,大多是主播“悲情收尾”。比如主播“嗨氏”将要为跳槽行为付出4900万违约金的代价,但由于他无法偿还违约金,因此也被法院加入了失信人员黑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广州中院主审“嗨氏”和虎牙案件的法官张朝晖提醒,在履约过程中,主播与直播平台,或者与其他主播发生纠纷,首先应与直播平台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主播有权利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主播可以留心保留证据,提起违约、侵权等类型诉讼甚至可以主动诉请解除合同,而不是意气用事擅自离开。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