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张兰被判处一年监禁!改国籍让引渡成难题 人在北京赏花已提起上诉

2019-03-14 10:08:22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摘要
俏江南开始于张兰在90年代初开设的小餐馆,巅峰时估值超过200亿元,但是接连上市失败,转手于不同资方,张兰也逐步丧失公司控制权。

3月13日,据港媒报道,明星大S的婆婆、高端川菜品牌俏江南创始人张兰因为隐瞒资产,被香港法院判处监禁1年。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随后发布公告称,有关报道失实,一审在2018年3月结束,张兰已于2018年4月向港法院申诉,但二审尚未开庭审理。

俏江南开始于张兰在90年代初开设的小餐馆,巅峰时估值超过200亿元,但是接连上市失败,转手于不同资方,张兰也逐步丧失公司控制权。

张兰人在北京

“张兰人好好待在北京,没有坐牢。”段和段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陈若剑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今天早上他接到张兰的电话,要求发布公告澄清。

陈若剑指出,一审原告共提出五项诉讼,四项均被驳回,目前认定的隐瞒财产只是其中最轻的一项,但他拒绝透露另外四项内容。

“如果前几项被认定的话,可不是一年的事情,而是三年五年。”他说。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法院在该案中对张兰发出禁制令,冻结其资产,禁止其转移、出售在香港境内及境外约5100万美元的资产,她所有超过50万元港币的资产都必须申报。张兰申报资产包括她及名下公司、约121万美金存款、2辆车及北京的产业,共值128万美金。不过,香港法院发现张兰并未向法院申报禁制令规定范围内的资产,于2018年3月裁定张兰的行为蔑视法庭,近期判决其一年监禁。

该案法官曾于2月28日表示,未有收到张兰指示提交澄清或反对高院颁令,法院亦一再向张的代表律师书面提醒张的行为已经构成蔑视法庭罪,务须出庭应讯,甚至发出手令。陈若剑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判处一年监禁与张兰本人未出庭并无直接联系,张兰派代理律师出庭,无须本人到场。

新浪报道,早上8点11分,张兰在朋友圈回应称:“今早正赏花,突收娱乐媒体造谣。我只能淡淡的一笑了知。(我的律师正在准备起诉这些造谣的媒体)”配图是她在院中与花的合影。

据了解,张兰早在2012年已移民加勒比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该国与中国大陆和香港均没有引渡协议,如果香港法院维持原判,届时判决执行成为一大问题。陈若剑表示,暂时还没有考虑引渡的问题,将尽全力准备二审,有把握能够赢得官司。

鼎晖的进入,噩梦的开始

2008年9月,俏江南正发展得红红火火,鼎晖创投注资约2亿元,获得10.526%的股份。同时,双方签订对赌协议,在2012年年底前完成上市,这提前写下俏江南的命运判词。

当时餐饮业在资本界顺风顺水。2008年6月,小肥羊在港股上市;前一年,全聚德则在A股上市;次年湘鄂情登陆A股。俏江南曾被寄予厚望,张兰对外宣称俏江南“要做全球餐饮业的LV(路易·威登)”、十年进入世界500强、二十年成为世界500强的前三强。手握2亿员,她计划在两年内新增20家门店,使全国门店数量到2010年末超过50家。

但是,现实很骨感,这场梦只做到2012年就醒了。

按照媒体报道,鼎晖和俏江南的融资协议中规定,如果公司不能在2012年末之前实现上市,则俏江南必须要回购鼎晖的股份,且保证其合理回报。

2011年3月,俏江南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A股上市申请。当时餐饮业在国内资本市场遇冷,两年间没有一家A股上市成功,这样的寒冬一直持续到2017年,市场传闻,采购端与销售端都是现金交易,收入和成本无法可靠计量,无法保证会计报表的真实性,餐饮企业通道关闭。与其同期提交上市申请的净雅集团以及在去年就排队上市的顺峰集团、狗不理和广州酒家等餐饮企业同样迟迟未果。

2012年1月30日,中国证监会例行披露,俏江南IPO申请终止审查,上市计划流产。2012年4月,有消息称,俏江南将于第二季度赴港IPO,融资规模为3亿-4亿美元,但此后再无进展更新。

关于与资本打交道的经历,张兰在2011年接受《环球企业家》的采访时表示过悔意,她说,当时鼎晖给出的估值偏低,且帮助有限;融资后3个月,金融危机最严重的低谷久能过去了,当时钱还没完全到账。她曾想清退这笔投资,但鼎辉要求翻倍回报,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引进他们(鼎晖)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误,毫无意义。民营企业家交学费呗。”张兰说。

她认为,中餐不受资本市场的欢迎,因为资本对于高回报的追逐,要求俏江南快速扩张,这让中餐失去了其独特魅力。

“资本市场就想让你赚钱,可复制性就受欢迎,不可复制就不欢迎”。

不管怎样,骑虎难下,为加快海外上市速度,张兰甚至变更了国籍为加勒比岛国圣基茨,2012年9月17日注销了国内户口。

后来,改变国籍一事被媒体披露,引发热议。

张兰回应称:“如果不是为了企业上市,我为什么要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去到一个鸟不拉屎、气温40多度的小岛?去一次我得飞24个小时,几百年前那是海盗生活的地方。”

CVC接盘

2014年,欧洲私募股权投资机构CVC正式入主俏江南,成为最大股东,张兰继续担任董事长。根据媒体的报道,CVC以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俏江南82.7%的股权。按照当时的汇率折算,这笔交易中俏江南的整体估值约为22.1亿元,略高于鼎晖2008年入股时的19亿元。

接下来,俏江南的经营每况愈下。

因为CVC未能依约向银团偿还约1.4亿美元收购贷款,2015年6月23日,银团授权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的代表出任俏江南集团的董事,CVC的委派代表退出,保华是一家企业重组和咨询机构。

有报道称,之所以产生这笔债务,是因为CVC收购俏江南的3亿美元总代价中,有1.4亿美元系从银行融资获得,另外有1亿美元是以债券的方式向公众募集而来,CVC自身实际只拿出6000万美元。而CVC不还钱意味着,它不愿在俏江南的泥潭里陷得更深,任由银行等债权方处置俏江南了。

由此,双方交恶。张兰还公开指责CVC未经其同意,质押了包括张兰持有的13.8%股份在内的俏江南100%股权。

3月13日,根据香港媒体的报道,CVC又把张兰告上了法庭。香港法院在该案中对张兰发出禁制令,冻结其资产,禁止其转移、出售在香港境内及境外约5100万美元的资产,并下令她所有超过50万元港币的资产都必须申报。申报资产包括她及名下公司所拥有的股份、约121万美金存款、2辆车及北京的产业,共值128万美金。不过,香港法院发现张兰并未向法院申报禁制令规定范围内的资产,于2018年3月裁定张兰的行为蔑视法庭。

张兰方面表示,CVC在2017年3月15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原诉法庭提起诉讼,对张兰女士提出5项藐视法庭指控。针对CVC的指控,张兰聘请香港著名资深大律师余若海出庭抗辩,推翻了四项,并在2018年4月向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提出上诉。

张兰的铁娘子往事

1988年,张兰放弃了分配的“铁饭碗”,去了加拿大多伦多打工,刷盘子,扛牛肉。1991年圣诞节前夕,张兰拿着挣来的2万美元回国;次年,她租下北京东四大街一间102平方米的粮店,改造成了“阿兰餐厅,之后又相继在北京开了”阿兰烤鸭大酒店“和”百鸟园花园鱼翅海鲜大酒楼。

2000年4月,张兰卖掉三家酒楼,拿着攒下的6000万元,在北京国贸的高档写字楼里开了俏江南餐厅。

高端化定位让俏江南抢占了市场先机。首家门店就是由哈佛大学建筑系的美籍华裔设计师设计,它还倡导每个店都有自己的风格。

张兰抓住了中国两次举办大型国际会议的机会,加深了其高端餐饮的色彩。2006年,张兰创建了兰会所,她说这是“冲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个千载难逢的创名机会去的”。在北京奥运会中,俏江南还担任唯一中餐服务商,负责为8个竞赛场馆提供餐饮服务。2008年7月,2010年上海世博会之前,张兰建立了兰·上海。和北京奥运会类似,俏江南旗下4家分店进驻世博会场馆。

兰会所价格不菲,据张兰说,第一家兰会所总投资超过3亿元,花费1200万元请来巴黎Bacca-rat水晶宫的设计师菲利浦·斯塔克设计,店内摆着张兰2006年在保利秋季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油画《三峡新移民》,价值2000万元。

无论香港法院的最终判决是什么,从1991年白手起家到如今“净身出户”,张兰人生经历之跌宕、精彩真的一点不输她那位明星媳妇。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