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桐庐帮”快递风云录

2019-03-19 13:58:46 作者: 来源:电商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在中国快递江湖,“通达系”(又称“桐庐帮”)绝对是一个独特又无法忽视的存在。

他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既是“同根枝”,创始人均来自同一个乡县——浙江桐庐歌舞乡(如今被誉为“中国快递之乡”);与此同时,又是竞争对手,从创办到崛起,“相爱相杀”近30载。

聂腾飞、聂腾云、陈小英、陈德军、喻渭蛟、张小娟、詹际盛、赖梅松,这些人,串联起“通达系”的快递风云。

一入快递:深似海

“通达系”通常指的是申通、中通、圆通和韵达,他们之间的快递风云,是从1993年开始的。

“这是一条不归路。”中通快递创始人赖梅松曾如此感慨。没有太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杀入快递行业的初衷大多不过是讨生活。

如今赫赫有名的“中国快递之乡”——桐庐县,地处杭州西南,由于群山盘绕,在上世纪90年代,交通甚为不便,出山和进山的道路往往艰难险阻。

生于斯长于斯的桐庐人,大多在成年后会选择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讨生活。有钱有胆量的,下海做点小本生意,小本生意也做不起的,不是进厂就是替人跑腿,但凡能挣钱的,他们都愿意尝试。

“桐庐帮”里,最早杀入快递行业的是聂腾飞和妻子陈小英。

聂腾飞和陈小英,是在杭州同一家印染厂做工时结识并结为夫妻的,也是老乡,陈小英的老家子胥村就在聂腾飞所在的夏塘村不远处,此外,在这家印染厂打工的还有浙江淳安人詹际盛。就是这样一家印染厂,汇集了日后所有和申通创立相关,且对中国民营快递颇具影响的人物。

1993年,詹际盛从弟弟詹际炜的工作中发现一条发财门路:“替人出差”。彼时,随着外贸的兴起,杭州很多贸易公司的报关单需要第二天就必须送到上海,若通过邮政来投递,最快也需要三四天,找人跑腿就成了他们解决痛点的办法。

詹际盛找到好友聂腾飞商议,一翻盘算下来,他们发现每单收费100,除去来回车票30元,净挣70,这活脱脱就是一条财路。

于是这一年8月,三人从印染厂辞职,成立了一家名为“盛彤”(申通的前身)的公司,出资三万的聂腾飞任总经理,坐镇杭州取件,陈小英负责打电话和谈业务,筹了5000元的詹际盛则在杭州、上海两地跑。

那段时间,每天凌晨聂腾飞坐绿皮车从杭州赶到上海,詹际盛守在上海火车站接件后送往市区各地。左奔右跑忙碌一年,他们收获颇丰净赚了近2万元。

只不过,像大多数故事一样,“同患难容易,共富贵难”。聂腾飞与詹际盛的矛盾在送件中日积月累,不久,詹际盛带上弟弟詹际炜另起炉灶,在杭州天目山路开了一间不到5平方米的小门店,取名“天天快递”,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关于分道扬镳的原因,詹际盛至今仍旧讳莫如深,绝口不提。只知道当时聂腾飞派遣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取代詹际盛坐镇沪上,回到杭州的詹际盛心灰意冷。

“桐庐帮”集结号

一场变故的背后,是更多的变数。

“桐庐帮”开始在民营快递这条赛道上逐鹿,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曾经有人问,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中国民营快递的格局是否会重写?但人生没有如果,它就如此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1998年,对于申通而言,是“分崩离析”的一年。某一天,聂腾飞在去宁波出差的路上发生车祸,当场死亡。主心骨遭此厄运,于申通而言,相当于一场人事大地震。

果不其然,最先触及的是申通最高层,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在次年出走,独自创立韵达快递,申通则留给了陈小英兄妹掌舵。

没多久,剩下的骨干也纷纷离去另起炉灶。财务张小娟联合丈夫喻渭蛟创立圆通快递;坐镇上海区的商学兵拉上做木材生意的同村人赖海松,创办中通快递。民营快递江湖赫赫有名的“桐庐帮”快递大军慢慢成形。

其实,“桐庐帮”的成形,聂腾飞功不可没。早在车祸发生前几年,随着申通业务不断扩张,聂腾飞和陈德军在快递业搞得风生水起的消息很快传遍桐庐,当他们决意从家乡召集人马时,响应者不胜枚数。其中,就有圆通创始人喻渭蛟的妻子张小娟。

张小娟是被陈德军拉入申通做财务的,两人是歌舞乡初级中学的同学,聂腾飞兄弟以及中通创始人赖梅松,也出自此校。2000年,眼看着做装修生意的丈夫喻渭蛟因陷入“三角债务”苦不堪言,而经营快递业的老同学陈德军等人风生水起,张小娟决定把丈夫拉进快递行业。

东走西奔凑到5万块钱之后,34岁的喻渭蛟雄心勃勃踏入快递行业,“地球是圆的,我的快递公司要通往全球,让地球人都成为圆通速递的客户!”于是,圆通速递在上海一个居民区的仓库里横空出世。

类似的故事,也在中通上演。只不过,相比喻渭蛟迫不得已的“背水一战”,赖梅松杀入快递行业则更像是寻找人生另一种可能的“赌博”。

2001年,早已在木材生意上做得风生水起的他,被商学兵等人“怂恿”投资50万试水快递行业,谁也没想到,“做木材生意的大老板要注资2000万做快递”的传闻旋即在长三角快递江湖里传开。

偏偏赖梅松又是好面子的主,阴差阳错间,他顺势放下木材生意杀入上海坐镇中通。

至此,“通达系”全部到位。

群雄混战:相爱相杀

2009年之前,作为“非法闯入者”,民营快递属于“灰色”行业,既没有合法身份,也没有空间,很长时间都在邮政系“围剿狙击”的夹缝中求生存。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江湖就免不了排位。

既然是狭路相逢的同行,彼此间厮杀在所难免。在与邮政执法斗智斗勇之余,“通达系”之间也在“火拼”,日子过得可谓是轰轰烈烈。

原本,作为先行者,申通早早把持着通达系龙头位置,但厮杀多年,一场场恶战打下来,“通达系”的排位换了又换。

最先“拉下”申通坐上宝座的是圆通。

商海博弈,千团大战也好,网约车肉搏战也罢,总免不了咬牙吞血的价格战。“桐庐帮”最有名的价格战,由圆通喻渭蛟牵头打响。

2005年,淘宝与eBay易趣的对抗战,进入白热化阶段,电商的快速崛起也给了快递业带来意想不到的“春天”。这一年春节,在淘宝上买了皮大衣却迟迟没有收到货的张小娟,频频抱怨淘宝物流不靠谱,一旁的喻渭蛟听在耳里,心里一激灵认为这是机会。

春节过后,喻渭蛟火急缭绕跑到杭州拜见马云,希望入驻到淘宝派送平台,彼时的马云也在寻找快递公司解决物流问题,这是双赢的事。不过提出了一个要求:不把价格降到8元(当时邮政的快件价是22元,普通民营快递每单18元),免谈。

喻渭蛟本着“薄利多销”的理念“对赌”电商未来,咬咬牙与淘宝签下合作协议。很快,效果立竿见影,借着电商崛起的东风,圆通的快件量层层往上涨,尤其在2009年淘宝启动“双十一”后,作为唯一官方指定快递,圆通风生水起。

此后,在双11、618等电商大促的助推下,圆通的订单一度超越申通,实现后来居上。

由圆通掀起的这场价格战,旋即席卷“通达系”,对手们纷纷抗议,只不过,在商言商,他们在责骂圆通砸饭碗不厚道,也不忘跑到杭州牵手淘宝。

有意思的是,近两年,在赖梅松接连打出一系列组合拳(开通跨区域网络班车、加强航空通道的快件运行和施行有偿派费)追赶申通、圆通等先行者后,中通的业绩也随着越发亮眼,目前坐上“通达系”头把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自圆通牵手阿里后,“通达系”与阿里的关系日渐密切。到2013年阿里成立菜鸟网络时,“桐庐帮”与顺丰、宅急送等坐在一起共同出资达成合作,且自2015年圆通获得阿里入股后,中通、申通也陆续转投阿里麾下。

“桐庐帮”明里暗里打了这么多年,最后又一起站在同一阵营,实在有意思。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