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刘益谦大手笔增资国华人寿创寿险三年之最 险企多渠道资本“补血”已超700亿

2019-04-11 10:42:00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作为资本市场的奇人,能够穿越“牛熊”的刘益谦绝不会缺乏耐心。

4月10日,国华人寿历时将近三年的增资事宜终于尘埃落定。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国华人寿注册资本变更为48.46亿元,国华人寿控股股东天茂集团以及三家新股东完成95亿元增资,创下近三年来寿险行业增资数额之最。而在大手笔增资国华人寿的同时,刘益谦还在出清安盛天平的股份。

事实上,国华人寿的大手笔增资仅是一个缩影。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今年以来,保险公司增资、发债规模已达711.9亿元,这一数字和往年同期相比是比较多,但增资、发债从申请到获批时间上的不确定性,具体情况要因公司而异,有些是未雨绸缪,而有些则确实是资本金掣肘。

刘益谦“进出有术”

刘益谦的资本算盘打得响,但国华人寿的增资事宜并不如想象般顺利。

2016年2月,天茂集团募集资金97.93亿元收购国华人寿43.86%股权,使其合计持股达51%,进入控股子公司之列;3月,天茂集团发布了总金额不超过95亿元的新募资计划,用于收购安盛天平40.75%的股权、对国华人寿增资以及偿还银行贷款。

然而,中途生变。

4个月后,天茂集团放弃了增持安盛天平的计划,原因在于交易双方难以完全达成一致。为此,天茂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改为仅募集资金48.45亿元用于对国华人寿进行增资。按照天茂集团的计划, 是其与国华人寿其他三家股东海南凯益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博永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汉晟信投资有限公司拟对国华人寿共同增资95亿元。

不过,这一方案迟迟没有下文。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8年10月,鉴于国华人寿出于战略发展考虑、积极优化股权结构,天茂集团拟引入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地产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岸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国资公司成为直接股东,与其一起向国华人寿增资95亿元,天茂集团增资48.45亿元,与募集资金使用计划一致。

当市场还在议论新增资方案能否顺利过关时,今年4月,天茂集团表示,已经接到银保监会批复,国华人寿注册资本由38亿元增加至48.46亿元。

增资的具体方式为,国华人寿以9.08元/股的价格发行10.4625亿股, 以现金方式增资95亿元。其中,天茂集团现金出资48.45亿元,占增资后国华人寿总股本的51%,仍是国华人寿第一大股东;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地产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岸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出资40.55亿元、5亿元和1亿元,分别占增资后国华人寿总股本的9.2150%、1.1363%和0.2273%。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国华人寿成立以来,共计完成增资11次。随着此次增资的落地,国华人寿的注册资本金将从开业时的3亿元增至48.46亿元,股东累计资本投入达到175亿元,净资本超过250亿元。

对于持之以恒增资的原因,是因为“天茂集团看好国华人寿未来的长远发展。湖北三家国企联袂携手国华人寿,也是对寿险行业以及国华人寿的未来充满信心。同时,随着国有资本的注入,将进一步优化国华人寿股权结构,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国华人寿方如是解释。

国华人寿确实需要增资。2018年1-12月,国华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45.25亿元,同比下滑25.16%。这意味着,国华人寿是上市保险公司中,唯一保费出现下滑的保险公司。

某寿险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一些寿险公司之前的产品与业务结构以理财型、短期业务为主,趸交多、续期业务占比较低,渠道以银保、互联网保险为主。在转型的要求下,银保渠道下滑比较迅速,行业大致如此,且银保转型销售期交和保障程度高的产品目前还面临不少挑战。”

不仅如此,根据2018年国华人寿偿付能力报告,第一、第二、第三季度,国华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15.6%、125.73%和122.69%,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07.54%、116.95%和131.28%,虽然这两项指标有所上升,但是距离监管红线并不远。

根据《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下称《规定》)的要求,保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100%、风险综合评级达标标准为B类以上,三个指标同时达标的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任意一项指标不达标的,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而在大手笔增资国华人寿的同时,刘益谦还在与安盛天平其他几家中方股东一道拟出清安盛天平的股份。目前,安盛天平保险共有6家股东,除了持股50%的大股东安盛,还有上海益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海南华阁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海南陆达科技有限公司和天茂集团5家公司分别持股14.89%、7.45%、10.10%、8.31%、9.25%,合计持股50%。

出售完成后,安盛将持有安盛天平保险100%股权,交易总对价为46亿元。其中,天茂集团拟将持有的安盛天平保险7828.4万股全部转让给安盛,转让总金额约为8.51亿元,每股转让价格约为10.87元。根据公告,天茂集团持有安盛天平保险的持股成本为2.28亿元,预计将实现投资收益约6.23亿元。

看来,刘益谦这次是准备和安盛天平说“再见”了。

9险企资本“补血”之道

国华人寿的此次增资因“历时近三年”、“95亿创下寿险业三年之最”,以及“资本奇人刘益谦”而备受关注。

其实,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今年以来,还有众诚保险、中邮人寿、中国人保、国元农险亦相继获批了增资事宜,金额分别是25.6亿元、65亿元、18亿元、3.3亿元,加上国华人寿合计增资206.9亿元。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一些保险公司在发行资本补充债上也颇为“起劲”。其中,中国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平安产险分别获批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中国人寿发行规模不超过350亿元、珠江人寿不超过35亿元、百年人寿不超过20亿元、平安产险不超过100亿元,合计发行资本补充债规模不超过505亿元。

对比来看,今年以来,保险公司增资、发债规模已达711.9亿元;2018年,17家保险公司合计增资423亿元,9家保险公司合计发债715亿元,二者共计1138亿元;2017年,二者共计637.73亿元。

大额增资之外,又大手笔发债,难道是保险公司也“缺钱”了吗?一位保险公司负责人表示,“2019年的这一数字和往年同期相比是比较多,但是增资、发债从申请到获批时间上有不确定性,整体来看属于正常水平。”

某保险资管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这些要因公司而异。“保险公司增资不外乎提高偿付能力、抵御风险,以及谋求转型发展等。自偿二代试运行以来,不同风险的业务对资本消耗不同,之前一些业务风格激进的保险公司补充资本金压力明显。”

“一些保险公司以往保费规模增速相对较快,但随着从严监管、回归保障,保费规模增速出现下滑,并且受资本市场营销投资收益率下降,流动性或多或少存在压力,而内生资本补充能力相对减弱,所以需要外部融资。外部融资可能首先考虑发债,因为速度快,而股权融资则相对周期长、门槛高。”前述保险资管公司人士续称。

中国人寿副总裁赵立军在“2019年中国人寿开放日”上表示,资本始终是公司未来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优势、资源、实力,如果出现资本不充足,将是一件令人十分担忧的事情。对于中国人寿而言,主要是未雨绸缪,同时也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的方式增强与资本市场的互动,进一步丰富资本渠道。

2015年1月,央行和原保监会联合下发《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其中规定“申请公开发行资本补充债券的保险公司必须满足5项明确的要求,包括良好的公司治理机制;连续经营超过3年;上年末和最近一季度净资产不低于1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最近3年没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资本补充债可在央行的监督管理下,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和交易。这种方式流动性更高,投资者容量更广,保险公司多了更多银行等重要的融资对象,更有利于筹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从理论上说,保险公司依然具有充沛的发债空间。根据《保险公司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有关事宜》,保险公司持有其他保险公司的资本补充债券和次级债券的余额,不得超过该公司净资产的20%,而保险公司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及次级债券之和,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00%。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