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页详细内容

祝义财归来能否重启雨润系:名下股权资产被金融机构轮候冻结

2019-01-25 13:02:44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华PE:

 被监视居住4年后,江苏前首富、雨润集团实际控制人祝义财的归来,直接刺激了雨润系上市公司股价的大涨。

截至2019年1月24日收盘,雨润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央商场(600280.SH)已经连续两日涨停,收报4.94元,成交额2.46亿元,总市值为56.73亿元。

另一家上市公司雨润食品(01068.HK)在连日大涨后,1月24日股价上涨1.87%,收报1.09港元,总市值为19.87亿港元。

2019年以来,雨润食品、中央商场的涨幅分别为67.19%和52%,市值分别增长7.84亿港元和19.40亿元人民币,总计超过26亿元人民币。

市场对于祝义财“归来”效应的期待,可见一斑。

不过,祝义财“归来”能否提振雨润系的经营,尚未可知。一名雨润系公司高管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也是在去接祝义财的时候见了一面,“之后他就没来过公司。”

可见的是,祝义财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少:解封被冻结的股权,偿还巨额债务,提振经营业绩,都是压在祝义财和雨润身上的大山。

1,祝义财名下持股系数被冻结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一年后,雨润集团爆发债务危机。2016年3月,雨润食品因“15雨润CP001”首现债务违约,此后,雨润集团陷入债务泥淖。

千亿级的规模使雨润集团在实控人缺位期间继续运转,企业自身的生产能力、销售渠道和品牌影响力保证了雨润集团运营至今。债权人希望通过冻结股权的形式最大程度保证自身权益,同时不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

2018年11月16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称,祝义财持有的41.51%股权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初 195 号民事裁定书轮候冻结。

除本次轮候冻结外,这41.51%股权尚被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安徽国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西部信托有限公司等10余家金融机构轮候冻结。

祝义财通过江苏地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央商场14.50%股权,被多家金融机构轮候冻结。

与此同时,母公司雨润集团的股权亦被冻结,雨润集团由祝义财100%持股。启信宝资料显示,从2016年3月至今,64份生效判决冻结了雨润集团的股权,被执行人为祝义财或雨润集团,被冻结数额多则42.4亿元,少则8.16亿元。

此外,与祝义财或雨润集团在其他企业的股权也被轮候冻结。它们包括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雨润农产品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雨润食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润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京雨润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西安雨润农产品全球采购有限公司和徐州雨润置业有限公司等150余家由雨润集团或祝义财控股或参股等企业。

2,两家上市公司业绩低迷

雨润系旗下两家核心上市公司的经营同样困难重重。

2018年8月30日,中央商场公布上半年财报后,股价一泻千里。从9月4日起,曾经连续6个交易日跌停。10月19日触底,股价跌至3.12元。

2018年前三季度,中央商场经营业绩呈现较大幅度下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64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72.97%。报告期内,中央商场资产负债率仍高达87.84%。

雨润集团发家于食品行业,这部分业务由港股上市公司雨润食品承接。

资产及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年6月30日,雨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为60.34%,总资产和总负债分别为185.24亿港元和111.79亿港元,比2017年12月31日分别减少了6.50亿港元和8200万港元。

2018年,雨润食品的经营状况已经略有好转。截至2018年6月30日,实现收益61.15亿港元,亏损5.42亿港元,较上年同期减亏约 1.8%。每股亏损0.297港元。

雨润食品总体毛利润从2017年上半年的3.64亿港元增加15.5%,至2018年上半年的4.21亿港元,整体毛利率则较上年同期的6.3%,上升0.6个百分点至6.9%。

如何提振上市公司业绩,考验着刚刚归来的祝义财。

3,尚无新计划公布

公开消息里,多年前,安徽桐城人祝义财最初在合肥创业,因企业生存环境不佳,他被迫离开合肥。1993年,祝义财将企业搬迁至150公里外的南京,此后20余年里,他的成败都与南京相关联。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的公开报道,两份祝义财案法律专家意见书显示: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又被正式逮捕,主要涉三个方面的问题——行贿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

其中,祝义财行贿的对象并非政府官员,而是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三位前高管。祝义财的代理律师认为,祝义财给高管们的财物是公司根据经营业绩所发放的年终奖金和绩效激励,与收购中央商场没有任何关联,何况当时享受同等待遇的中央商场高管多达40多人。

雨润集团一名高管回应澎湃新闻记者时表示:“关于案件问题我们掌握不多,这方面需要你们去跟杭州中院沟通,至于祝总回归后有什么计划,目前确实没有,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再向外界透露。”

1月24日晚间,中央商场在《实际控制人关于回复中央商场股票异常波动情况的函》中披露,祝义财目前刚刚返回家中,尚未正式开始工作,目前不存在涉及中央商场应披露而未披露导致股价异常波动的重大信息。

中央商场称,自查发现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不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经向控股股东确认,目前不存在涉及中央商场应披露而未披露导致股价异常波动的重大信息,包括但不限于重大资产重组、股份发行、上市公司收购、债务重组、业务重组、资产剥离和资产注入等重大事项。

祝义财之前曾用名祝义才和祝义材。一名南京企业主分析:“改名像是告诉别人,祝氏的财产并非不义之财。被羁押期间,他一直拒绝认罪。如果不是2018年的环境,他还不知道能否出来。”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更多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返回顶部]

  • 验证码: